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終生與你共長情
終生與你共長情

終生與你共長情阿梨

標籤: 江綺心 終生與你共長情 都市 霍青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終生與你共長情》,深受讀者們的喜歡,主要人物有江綺心霍青,故事精彩劇情為:而薄止褣並沒回答她的意思。許傾城片刻後,一字一句的問着:「為什麼?」「恰好我不能生育,而你懷着孩子。我需要一段婚姻替我擋去麻煩,而你需要人解決債務。」薄止褣淡漠給了答案...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9: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把他弄了一個血窟窿。」許傾城的意識倒是有點。
「他該死。」薄止褣說的直接。
許傾城的大腦已經不允許她再思考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傾城不吭聲了,委屈巴巴的靠着薄止褣。
好似之前對薄止褣有多抗拒,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傾城就有多貼合。
藥效已經完全控制了許傾城的理智,她只先靠近,再靠近。
而薄止褣看着許傾城,肌肉也跟着緊繃了起來。
在許傾城徹底的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薄止褣直接懶腰就把許傾城給抱了起來。
許傾城一點反抗都沒有,軟綿綿的掛在薄止褣的身上,甚至纖細的手都變得不老實起來。
薄止褣的眼神越來越沉。
外面依舊下着雨,服務生第一時間就把車子開到了屋檐下。
薄止褣抱着許傾城上了車,快速的繞到了駕駛座,而後快速的驅車離開。
「薄止褣……」許傾城呢喃,「我好熱,我要開空調的……」
薄止褣嗯了聲,車內的冷氣打的很足,但是好似也降低不了許傾城現在燥熱的感覺,她就這麼主動貼上了薄止褣。
薄止褣逼着自己冷靜「我送你去醫院。」
許傾城搖頭,完全不明白薄止褣說什麼「我不要去醫院,我不喜歡那個地方。」
「聽話,別鬧。」薄止褣的聲音壓的很低。
許傾城對醫院是有恐懼,無數次的在醫院裏面,但是沒有一次結果是好,她在醫院裏面送走外婆,甚至都沒見到自己的孩子。
每一次留給許傾城,就只有記憶裏面那冰冷的器械和濃烈的消毒水的味道,許傾城無比的抗拒。
這些年來,許傾城除非是必要,不然絕對不會靠近醫院。
有一次生病發燒,險些把許傾城弄死了,許傾城都在公寓裏面堅持,若不是沈灃剛好來找許傾城,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在聽見薄止褣提及醫院的時候,許傾城就算意識開始不清醒,但是依舊錶達了自己的抗議。
「薄止褣,你好討厭,我要不去醫院,我不要……」許傾城在呢喃。
而她整個人已經不老實的越過副駕駛座,直接纏住了薄止褣。
薄止褣被許傾城忽然而來的動作給嚇了一跳,但是很快,他抓住了方向盤。
但偏偏,許傾城就這麼在薄止褣的耳邊氣吐如蘭「我不要去,你讓我去醫院,我就跳車。」
許傾城不怎麼正經的威脅薄止褣,但是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危險無比。
薄止褣的意志力好似在這樣的衝動里已經被弄的無法收拾了。
再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她的雙眸越發顯得迷\\\\/離。
薄止褣不想隱忍,很快,耳邊傳來尖銳的剎車聲,輪胎抓地甚至冒起陣陣青煙。
而後許傾城整個人落入了薄止褣的懷中,這人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就這麼捏着許傾城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上來。
許傾城一點反抗都沒有,在薄止褣這樣的親吻里,她好似才漸漸的放鬆下來,那種燥熱的感覺得到了緩解,甚至是一點點纏住了薄止褣。
和之前的抗拒不一樣,現在的許傾城強勢的要命,也顯得格外的主動,反而薄止褣才是棄械投降的那個人。
「傾城……」
薄止褣叫着許傾城的名字。
許傾城忽然被人放開,格外的不痛快「薄止褣,你好吵。」
但是許傾城哪裡抵擋的過薄止褣的力道,很快就被薄止褣老老實實的扣押在副駕駛座上。
許傾城沒說什麼,但是手腳卻仍舊不老實。
薄止褣的眼神沉沉的看着許傾城,知道這人現在的異常並非真的是妥協,而是被迫。
所以最終薄止褣就只是壓着聲音「你老實點。」
低沉而磁實,帶着警告,拽着許傾城的手卻不帶任何玩笑的成分。
許傾城動彈不得,但是那種難受的感覺撲面而來,是真的要把她給逼瘋了。
而車窗完全被降低了下來,外面的風吹進來的時候,又讓許傾城微微有了片刻的清醒。
但也只是片刻,卻抵擋不了內心躁動又瘋狂的情緒,
薄止褣眼角的餘光看着許傾城,而後他低咒一聲,車子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但是車子並不是朝着市區的方向開去,而是在不遠處的溫泉度假別墅門口停靠了下來。
薄止褣來之前已經打過電話,經理連等待都沒有,就直接帶着人去了別墅的套房。
薄止褣仍舊抱着許傾城,但懷裡的女人一點都不老實,四處點火。
薄止褣並沒說什麼,依舊沉着臉,經理甚至不敢多看一秒。
「去叫醫生。」薄止褣說的直接。
經理立刻退了出去,順便就把別墅的門給關上,隔絕了外面任何窺視的眼神。
倒是許傾城得不到緩和,加上薄止褣又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她幾乎是要崩潰了。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傾城卻又變得主動無比。
「唔……」許傾城低吟。
薄止褣的臉色變了變,看着像妖精一樣纏上來的女人,他的理智尚存「不要再招惹我,我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做什麼。」
「你好吵……」許傾城極為不滿,「我去找別的人。」
說著許傾城就真的推開薄止褣,轉身要走出去。
薄止褣的反應很快,直接扣住了許傾城的手腕。
許傾城還在拱火「你別攔着我,我好難受,你走開!」
許傾城哼哼唧唧,而後她就聽見薄止褣咒罵了一聲。
忽然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就被埋在了柔\\\\/軟的沙發里,徹底的動彈不得了。
剩下的事情,許傾城再沒了主動權。
外面的門鈴聲響起的時候,也沒人理會,好似一切都陷入了完全失控的境地里,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許傾城的呼吸越來越局促,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沉,一切落下帷幕的時候,許傾城累的睜不開眼睛。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