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戰神狂婿
戰神狂婿

戰神狂婿南憶

標籤: 彭帥 戰神狂婿 白恩弈 都市
白恩弈彭帥是《戰神狂婿》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南憶」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彭帥,事情都查清楚了嗎?」白恩弈冷若冰霜的聲腔響起,手裡的病危通知書已經被捏成了一團。「回稟王上,都查清楚了,一切都是紅龍商會在搞鬼。」彭帥在白恩弈的身後說道。一個月前,紅龍商會的大股東,顧城西,看上了王雪柔,便利用商界地位作為要挾王雪柔陪睡的資本...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01: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是柔術!」
白恩弈眉頭微微一皺,被南宮僕射如同水蛇一般的綿軟身體緊緊地纏住!
柔術,是近身搏殺術的剋星!
砰!
南宮僕射腰部赫然發力,上半身直接甩出。
白恩弈下盤失去了平衡,兩人皆是同時砸在了地板上。
地板上瞬間呈現出了蛛網狀般的裂痕。
這一擊,力量可一點也不小!
兩人都摔得不輕。
「玉石俱焚!這就是你所謂的本事嗎?」
白恩弈的脖子被南宮僕射兩條腿緊緊地夾住,雙手也是被鎖得死死的。
「怕了就認輸!你還是頭一個敢在老娘面前囂張的男人!」
南宮僕射咬牙切齒,使出了渾身解數,用力地鎖着白恩弈的上半身。
「柔術是吧!正好白某也略懂一點!」
忽然,話音未落,白恩弈抬膝直接朝着南宮僕射的腰部撞擊。
噗!
南宮僕射發出一聲悶哼,旋即,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這一下膝撞,直接是震得南宮僕射五臟六腑都在顫動,她只感覺丹田處氣海之中天翻地覆。
下一刻,但見白恩弈直接掐住了南宮僕射的脖頸,直接將她甩了出去!
砰砰砰……
好強的力量!
只見南宮僕射強撐着最後一股氣機,連連倒退二十幾步,每向後倒退一步,都會在地板上踩出一個深刻的氣勁腳印!
「既然你就是這裡最強的,那麼接下來的話,白某便不用多說了吧!」白恩弈掃視一周,所有人瞠目結舌,於是看向氣喘吁吁的南宮僕射緩緩說道。
這裡最強的南宮僕射都敗了,那麼就可以足夠證明白恩弈是這裡最強的了,接下來應該是不會有哪個不開眼的上來挑釁了。
白恩弈拍了拍手上的灰塵,淡淡一笑。
「白恩弈,你到底是什麼人!」南宮僕射大口喘着粗氣,既然是呈現出了精疲力竭之態,現在的她,已經是強弩之末,五臟六腑都在發齣劇烈的疼痛,就連呼吸都疼!
很明顯,這是被白恩弈雄渾的內力震傷了。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不過,你一個女人,有這麼強的功夫,白某還真是第二次見!」
白恩弈點點頭說道,這是對南宮僕射實力的認可。
南宮僕射的實力的確很強,光是從力量上來說,足矣和彭帥不分伯仲,實戰的經驗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這倒是讓白恩弈提起了幾分興趣。
他所知道的武學功底強悍的女人里,除了北俱戰王火鳳,就是這個白狐臉,南宮僕射。
如果拿白狐臉和火鳳相比,各有千秋,南宮僕射勝在個人搏殺經驗,而火鳳則是勝在綜合素質和統帥能力。
換言之,這個白狐臉如果扔在軍界,必定會是一方戰將的存在。
其實神州四大部洲,每個部洲的副帥和大統領的個人實力都很強,甚至副帥和大統領的個人素質能追得上戰王,只不過戰王在馭人之術和權謀之術,以及戰略眼光方面的大局觀更勝一籌,所以戰王不是單憑個人實力強悍就可以坐上去的。
這也是南宮僕射和火鳳之間的差距。
白恩弈素來惜才,見到南宮僕射這般的人才,就這麼殺了,實在有些可惜,終究還是手下留情了。
不然若要殺她,白恩弈有一百種不同的手段。
南宮僕射自然也看出來了,白恩弈並沒有想要殺她的心,僅僅只是把她打傷。
不過在南宮僕射看來,傷而不殺,就是對一個強者,最大的侮辱。
「白恩弈,你贏了,要殺就殺吧!老娘若是皺一下眉頭,老娘就是你生的!」
南宮僕射再強也始終是個女人,輸了不服氣,這是女人的常態,她很不爽地呵斥道。
「白某可沒有說過要殺你。」白恩弈淡淡說道。
「你!你什麼意思!」聽到白恩弈這句話,南宮僕射瞬間就慌了神。
要知道,她現在可是強弩之末,此時隨便站出來一個人都可以將她任意蹂躪。
看着周圍這一群虎視眈眈的男人,南宮僕射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恐懼!
「哈哈哈,大家看啊,女神已經耗費了渾身解數,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
「哇,這麼說,大夥的機會來了!」
……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南宮僕射的身上,紛紛皆是露出了餓狼一般的眼神,邪笑着。
「這個騷娘們,老子要就想撲上去跟她滾床單了!可是這騷娘們實力太強的,哈哈哈哈,現在好了,她受了內傷,沒有力氣……」
「女神,你放心,今天,老子一定會用我的寶貝,好好伺候伺候您吶!」
「他媽的,南宮僕射,你他娘仗着實力強悍,一直藐視我們這些男人,老子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男人!」
「老子受不了了,這白花花的大腿,魔鬼般的火辣身材,一定不能放過!」
「白狐臉,老子今天就要乾死你!」
……全場嘩然!
每個男人都跟瘋了一樣地嘶吼,咆哮,一步步朝着筋疲力竭的南宮僕射走去。
他們可都不是什麼好人,而且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沒有人能夠出得去,他們已經很久沒有碰女人了,如今的南宮僕射在他們眼中,絕對是這個鎖龍井裏面最好的東西!
況且南宮僕射素來高傲,永遠都是一副女神的姿態高高在上,根本就看不起這些男人。
這嚴重地挫傷了這些男人們的尊嚴。
今天,這些男人們一定要在南宮僕射的身上,好好找回屬於男人的那份尊嚴。
「白恩弈,你你你,你快殺了我!」
見到這一幕,南宮僕射瞬間慌了神,臉色驟變,因為她很清楚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是慘無人道的折磨,瘋狂的蹂躪,生不如死。
與其被這些男人玷污致死,她寧願被白恩弈殺死。
畢竟死在強者的手中,不算委屈!
所以她對白恩弈大喊着,幾乎是以祈求的口吻,求着白恩弈殺死她!
「誰敢碰她,死!」
忽然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白恩弈冰冷無比的聲音在這一刻響起。
誰敢碰她,死!
殺氣狂泄。
所有人停下了腳步,每個人對白恩弈都有所忌憚,沒有誰做那個出頭鳥硬是邁開腳步靠近南宮僕射。
「白老大,我明白我明白,這樣的絕世美人,當然是要第一時間讓您來享受!」
一直跟隨南宮僕射的隨從,這一刻直接反水,轉而對白恩弈諂媚地笑道。
旋即,這名隨從一把掐住了南宮僕射的脖子,朝着白恩弈這邊走來。
「白老大,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您身邊的狗,您叫我往東,我絕不往西,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也萬死不辭。」
「安然!你,你居然背叛老娘!」南宮僕射眼中都要噴出火了。
安然,是她進入鎖龍井,第一個征服的手下。
從此安然就一直跟在南宮僕射的身邊伺候她。
然而現在,今時不同往日了,南宮僕射已經敗了。
「哼,白狐臉,你給老子安靜點,看清楚自己現在的情形,不然老子叫你跪在地上給老子舔腳指頭!」
安然眼神兇狠,瞪着南宮僕射。
「白老大,這個騷娘們就交給您享用了。嘿嘿嘿……」
安然跪在白恩弈的面前,嘿嘿笑着,接著說道「白老大,這個騷娘們如果您要是什麼時候玩膩了的話,可不可以也給我體驗體驗啊,嘿嘿嘿……」
安然一臉的猥瑣,笑得合不攏嘴了,其實他也很早就想干白狐臉了。
沒有辦法,在這裡暗無天日的地方,只有一個女人,況且還是一個曠世美人,是個正常男人,都想上她!沒有例外。
「安然,你這個叛徒,老娘可沒虧待你,你居然……」
咔嚓!
只見,白恩弈忽然出手,一把擰斷了安然的脖頸!
砰!
安然嘴角滲血,身體緩緩倒在了地上!
「白某說過,誰敢碰她一下,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