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戰寒爵洛詩涵
戰寒爵洛詩涵

戰寒爵洛詩涵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標籤: 戰寒爵 戰寒爵洛詩涵 洛詩涵 都市
都市小說《戰寒爵洛詩涵》,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篇都市,代表人物分別是戰寒爵洛詩涵,作者「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精心編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無廣告版簡介: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言安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沒能捂熱戰寒爵的心,最後狠心設計了他,帶着肚子里的寶寶遠走高飛。五年後。洛詩涵剛出機場,就被某人強行綁回家。戰寒爵掐着...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21: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若溪無比同情的望着萱草「萱草,你是個很矛盾的人。你出身貧寒,血統卻高貴,所以你既想要跟家族裡的其他姐妹一樣高高在上,可是你骨子裡卻又擺脫不了原生家庭給你烙印的自卑。你總是想跟我比,想要證明自己比我更驕傲,所以你失去分寸,在戰家面前耀武揚威。那樣雖然滿足了你的虛榮心,可你從來沒想過得罪戰家的後果。戰家,不論是戰爺還是戰夙寒寶,你們在他們不過是螻蟻。你有幸得到寒寶的寵愛,卻偏偏要作死。」
萱草的驕傲被若溪踐踏,她憤慨的望着若溪「你給我滾,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說教。」
她話音剛落,若溪一巴掌狠狠扇過去「萱草,以前容你在我面前放肆幾分,那是看到寒寶的顏面。如今你已經是落魄的狗,任何人可欺負。我勸你還是對我客氣點。畢竟我戰若溪是從軍情殿里爬出來的厲鬼,除了能看戰家的顏面,其他人,我誰都不給面子的。」
萱草捂着臉難以置信的望着若溪,若溪的溫柔蕩然無存,一身戾氣,委實讓人顫抖。
「說吧,君心悅在哪裡?」若溪撥弄着指甲,漫不經心的審問着。
萱草一股悲傷湧來,她此刻終於清醒過來,若不是她還有最後一點剩餘價值,只怕她今兒也見不到寒寶和若溪的。
「我不知道。」她憤憤道。
若溪粗暴的捏起她的下巴「信不信我把你的滿嘴牙齒一顆顆敲掉?」
萱草瞪着若溪,「你簡直是女魔頭。」
若溪譏笑道「畢竟體內流着白家無情無義的血液啊。」
萱草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我是不會告訴你君心悅在哪裡的。」
若溪憐憫的望着她,道出一個讓萱草崩潰的事實。「萱草,你為白家效力,值嗎?」
「你知道你媽是怎麼死的嗎?她得了不光彩的病,白家怕她影響白家的聲譽,逼死了她。你媽臨死前和白家做了一筆交易,讓你回白家認祖歸宗。她用自己的死為你鋪路?」
「這樣的白家,你不覺噁心?你這樣巴結害死你媽的罪魁禍首,你媽會死不瞑目的。」
萱草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最後她咬着牙道「君心悅在老太爺的地下室里。」
若溪站起來,幽幽道「萱草,膽敢騙我的話,我會讓你重複走你媽的老路的。」
萱草冷笑「你還真是一點姐妹情都不念。」
若溪道「我從未當我是白家的人。」說完若溪大踏步離開。
若溪拐入一道路口,寒寶已經等候多時。
看到若溪,寒寶走出來。
「她可招了?」
若溪道「她說君心悅在老太爺的地下室里。」
寒寶臉色不太好。若溪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本性純良,縱使她欺騙了你,你雖然怨她,卻也割捨不下她。」
寒寶吶吶道「她品行不端,落到今日的下場也是咎由自取。」
說完緊了緊手裡的項鏈,道「還是找到項鏈的主人要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