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
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

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宋辭霍慕沉

標籤: 宋辭 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 都市 霍慕沉
霍慕沉宋辭是《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宋辭霍慕沉」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華城監獄裏,無邊的黑暗正朝角落裡的女人涌去。宋辭穿着一身囚服,蜷在地面上,身體不在發冷顫抖。她五指握成拳頭抵住自己的腰,熟悉的疼痛感席捲而來,慘白的臉布滿汗珠。這是她一年前給陸懷可那個人渣捐腎以後落下的後遺症,可這次似乎比以往都來的劇烈。許是疼得嚇唬人,有囚友告訴了獄警,森重的鐵門這才被推開。「宋辭...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8: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373章
氣鼓鼓的像肉包子
「你要是這麼說,我無可厚非,根本也沒辦法回絕。」陸子衍聲音逐漸渾厚,帶着鄭重其事,「我知道您暫時還不太相信,但是一切就是這樣。」
他說這話的時候,內心全都是緊張。
手掌心也全都是汗水,不確定岳父會不會同意他的請求。
就在唐書一直思考的時間,陸子衍心跳如鼓,甚至都要躍出喉嚨。
再等到下一秒的剎那,陸子衍突然開口「岳父,您可以考驗我。」
「岳父?」
「岳父,我這幾天都在您身邊,您好好考驗我值不值得您付出。」陸子衍再三表明自己的誠意,連岳父都叫了出來,而且完全沒有芥蒂。
唐書反而是被嚇了一跳。
見過各種套近乎的,但是見面就喊岳父,唐書倒是第一次見,而且身體還有一點點不太適應。
他下意識往後退兩三步,「八字還沒一撇,現在還是不要亂叫。」
「雖然在您心目中還沒有一個定數,但是在我心中,您早就是我的岳父了,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你,好油。」
「……」
陸子衍還真不知道自己說出討好殷勤的話,竟然能被未來岳父說油,而且未來岳父竟然連網絡熱詞都知道,看起來也不是完全古板。
看他的目光,唐書大概率就知道陸子衍在想什麼,所以他說「我不準備將女兒早早嫁出去。」
一句話,直接截住陸子衍後面的話。
唐書口氣平靜「蘇蘇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出色的考古學家,我不希望婚姻成為束縛她追求夢想的枷鎖,所以……」
「岳父,我可以保證,即便是在婚後,我也不會讓蘇蘇放棄自己的事業,回歸家庭。」陸子衍鄭重其事道。
唐書「你的誠意,我已經看到,我們都會考慮。」
陸子衍心裏也鬆一口氣「那您有什麼吩咐,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面對陸子衍的刻意討好,唐書照單全收。
他擺擺手「我現在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
「好,需要我送您嗎?」
「不用。」
唐書起身直接離開。
霍慕沉正在門外等外公給出來的體檢報告。
雖然小小慕才剛出生不久,還在保溫箱里睡覺,但該做的檢查,景家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做到。
又等上半小時,景連兮過來,伸手拍了拍霍慕沉的肩膀「會沒事。」
「嗯。」
霍慕沉落下這字眼後,大門從裏面打開,隨後就見到外公帶着一眾科室的權威醫生走出來,摘下手套和口罩後,他直接道「報告出來了,沒有太大問題,但也要每年去做檢查,日後做觀察。」
「報告。」
「給你報告,你看得懂嗎?」
外公損半句,將報告遞過來,「你看上面的指數,證明小小慕身體健康成長,絕對是沒有問題,但是保險起見,還是要每年做體檢。小辭辭的身體,我們也做了檢查,她體內是含有對付神經性的抗體,確實極為寶貴。」
話落至此,霍慕沉倏地抬起凌厲雙眸,漆黑無比地盯着外公,聲音冷漠「我不會允許小辭被人拿出做實驗。」
「你想什麼呢?我也不會拿我的外孫媳婦兒做試驗品。」外公道,「只是在想,這種抗體可能會遺傳。」
「會有什麼副作用?」
「副作用暫時還沒有看到,但抗體要是遺傳,那小慕慕也會免疫這種藥物,一般的迷藥和致幻劑,對他都沒有作用,好壞參半。」
外公作為醫者,給出一個比較客觀的決定。
說到後面,外公轉開話題,口氣輕鬆,「有我在,你還用擔心什麼!我還有個十年八年活頭呢!」
外公年紀都上了八十歲,就算再能活……
景連兮和霍慕沉都不想聽到如此傷感的話題,下意識轉移話題「外公,定名字吧。」
「對!是要定名字,定名字不能只有我一個人定,要讓他們一起來定,上次不是說讓小小慕抓鬮。」
「他的意見不重要。」霍慕沉冷漠的摒除掉討人精意見。
外公斜睨一眼,打趣道「你該不會是為自己當年不能給自己取名字,報復你兒子吧。」
霍慕沉想到連他手臂都不夠長的小東西,淡定輕笑,帶着一絲絲嘲諷「就他,還不配。」
「你就是報復!」外公一口咬定,「不過你說的對,也確實是該定名字,不然戶口和後續檢查都跟不上。」
景連兮站出來道「那我去安排會議室,其餘的人可以去休息室休息。」
外公「小辭辭的意見也很重要。」
霍慕沉眉梢挑挑,腦海里不自覺浮動起熟睡的小姑娘,眉心浮現出絲絲縷縷的溫柔。
想到剛剛成年不久的小姑娘,從小養到大的小丫頭,已經為他生兒育女,連眉梢都洋溢着甜膩般的溫柔!
他沉聲道「小辭的參考意見不是太重要,她不會起名字,我們討論出來,讓小辭決定可不可以。」
霍慕沉如此考量不是沒有參考依據。
就按照宋辭上次給討人精起名『東西南北』,她的起名能力就是不太強。
外公若有所思的打趣着霍慕沉,「你想獨裁了?」
「您忘記小辭上次取的名字?」
外公「……」
幾秒後,立即改口「那確實是應該我們來定。」
宋辭的起名能力着實不太強。
「那你去看一下小辭,免得小辭中途醒來後找不到你,比較着急。徵求小辭辭意見後,你再過來討論,這畢竟是我第一個重外孫。」
「嗯。」
霍慕沉前往病房裡。
病房裡燈光比較漆暗,宋辭一人躺在床上,姿勢又是不自覺蜷縮,像一個小蝦米,分明就是沒安全感。
霍慕沉走過去,大手從被子里探過來,輕輕繞到宋辭的肩頭背後,輕輕拍了拍。
宋辭的確沒有睡熟,霍慕沉輕輕一碰,就驚醒地瞪大雙眸,看向霍慕沉,眨巴着無辜的雙眸,伸出無辜的雙臂,勾住男人的脖頸。
「霍慕沉,你怎麼才回來?」她聲音帶着一絲絲幽怨和委屈,臉頰也氣鼓鼓的像個肉包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