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公子輕影

標籤: 庶女撩夫日常 裴卿卿 裴蓉華 都市
最具潛力佳作《庶女撩夫日常》,趕緊閱讀不要錯過好文!主人公的名字為裴蓉華裴卿卿,也是實力作者「公子輕影」精心編寫完成的,故事無刪減版本簡述:女人虛弱無力含着哭腔,「欽寒,我懷孕了,是你的孩子。」裴欽寒握緊了手機,手背青筋突起。他和姜花結婚,雖說沒什麼感情,但在夫妻那點事上意外的合拍。他一向冷情,在外更不可能拈花惹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祈月拿着銀針隨時待命。
祈霜不敢再裝暈,怕自己又被扎。
她爬上擔架,催促旁邊的工作人員趕緊把她送走。
「等等。」
裴欽寒出聲,看向趕過來的馬場老總。
賽雲馬場雖然是裴御歡的手筆,但主事的人不是他。
吳總一過來就不停擦汗,主動跟祈家兩位小姐道歉,把責任全攬在馬場身上,該給賠償給賠償。
但裴欽寒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
「吳總,你這是在用錢羞辱誰?」
他輕飄飄一句話,吳總臉色就白了。
談賠償,就是把他們馬場賣了,裴欽寒也看不上那點錢啊。
裴欽寒冷笑一聲,「賠償跑不掉,真相我也要。」
這會兒人漸漸多了。
嚴青帶着手下剛從總控室那邊過來,將一部手機交給裴欽寒。
「裴總,這是剛才賽場上的監控,我們已經放慢截取過出事的那一段。」
裴欽寒看了一眼,「投影了嗎?」
「投了。」
嚴青說完,賽場中央的大屏幕上,就放出了剛才的監控。
視頻放緩了速度,可以看到祈霜在祈月走上獨木橋後,突然驚馬沖了出去。
太突然太蹊蹺。
然後視頻停下,截下祈霜抓馬背的動作。
「一個有經驗的騎手,不抓韁繩去抓馬背?你剛剛在做什麼?」
祈月見狀,對祈霜疑惑道。
祈霜腳踝疼得不行,聞言臉色蒼白,卻咬牙死不承認,「我看到你要超過我,一時緊張,抓錯了。」
反正視頻里的那點清晰度,根本不可能看到她扎馬的動作。
就算他們去查,馬場都是自己人,她根本沒留下痕迹。
祈霜硬氣起來,「你們要是不信,就繼續查好了。」
馬場的醫生過來了,蹲下給祈霜看腳,擦了葯要給她接骨。
祈月想幫忙,「醫生,我是她妹妹,我來吧。」
醫生看了看裴御歡。
裴御歡諷刺道,「祈二小姐,你剛剛故意用銀針扎人,你姐姐脾氣好不跟你計較。但接骨要是接錯了,弄出點什麼事,你能承擔嗎?」
祈月一臉無辜,「你也看出來我故意扎她了。」
「我隨便一紮她都能醒,我差點就以為自己醫術了得。」
裴御歡黑下臉,祈月這是在給他和祈霜挖坑。
說她不會醫術,那就等同於說祈霜是故意裝暈的!
果然,圍觀的有人反應過來。
「祈月不會醫術都能給祈霜扎醒,說明祈霜裝暈唄!」
「是不是做賊心虛啊?」
「肯定是,不然她為什麼要裝暈?」
祈霜氣得臉色漲紅,瞪了祈月一眼,「你為什麼非要針對我?」
祈月已經擠開了醫生,捧起了她的腳踝看了一眼,模樣專註,倒像是真的醫生一樣。
她不搭理祈霜,抬手就捏祈霜的痛腳。
祈霜疼得齜牙咧嘴,「你神經病啊!放開我!」
醫生想上前,被顧敬珩一把拉住,「我也是醫生,我有分寸。」
裴御歡給馬場的打手使眼神,裴欽寒直接上前擋在了祈月旁邊,「我在這,我看誰敢動我的人!」
祈月握着祈霜腳踝的手一抖。
「嗷!」
祈霜喊出了殺豬般的叫聲。
祈月尷尬地皺皺鼻子,「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疼麻了。
明明是擔心露餡才故意崴的腳,好死不死骨折了。
然後碰上祈月和裴欽寒這兩個瘋子。
有裴欽寒護着,誰也不敢對祈月怎麼樣。
但祈月瘋起來過於離譜。
讓她給自己治傷,就是極大的折磨!
祈霜不能忍了,躺在擔架上扭動身體,裝作很痛的樣子,想用好的那隻腳狠狠踹開祈月。
這樣一來,大家只會以為是祈月弄痛了她,她條件反射,不得已而為之。
想着,祈霜一邊掙扎一邊喊,「小月,姐姐對不起你,不應該不讓你贏的,你別折磨我了,好痛,我的腳斷了,好痛……」
說完,狠狠一腳。
祈月穩穩避開,猛地一抬祈霜的痛腳。
咔噠。
給她接上了。
連祈霜都沒有反應過來。
然後祈月就去翻醫生帶來的醫藥箱,拿了根注射器,抽了一針止痛藥。
醫生都沒說什麼不妥,祈霜怒目圓睜先叫起來,「你瘋了,你要給我打什麼針?」
說著她瘋狂揭短,「小月,你連高中都沒上完,又不是衛校畢業,你不會打針,別玩了!」
有人附和,「我去!祈二小姐原來高中都沒畢業?」
「原來是文盲一個,讓她打針,這就是明目張胆的謀害了吧!」
誰不知道祈家內部不和,都在看笑話。
祈月懶得聽這些,只是對祈霜露出微笑,「不,你記錯了,我會打針。」
這個笑容落在祈霜眼裡,簡直是惡魔低語。
她看着枕頭靠近,都沒來得及分辨祈月的動作到底有多專業,手肘一撐,拔腿就要從擔架上爬起來。
祈月在後面靠近。
祈霜站起來,渾然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跑得更快了。
還是朝着裴御歡那邊跑的。
裴御歡反應過來,臉臭得要死。
祈月已經放下了針筒,找了免洗消毒液一遍又一遍的搓手,很嫌棄祈霜的樣子。
裴欽寒勾了勾唇,漫不經心道,「祈霜不是說自己的腿瘸了嗎?怎麼又好了?」
然後所有人看向祈霜的目光都有點變了。
「靠!又被她騙到了。」
「真會裝啊,又裝暈又裝瘸的,這麼欺負自己的妹妹,剛才那匹馬要沒點什麼,現在我都不信了!」
「賽場上做這種手腳,真損。」
「可不是?就算打成了平局,騎術和祈二小姐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丟人現眼。」
聽着旁邊的議論聲。
祈月心裏格外的痛快,連帶着看裴欽寒都覺得和顏悅色。
祈霜則不同,她雖然壞事做盡,可那都是關起門來在家撕逼,還從來沒被這麼多人指指點點過。
一向心高氣傲自詡比祈月優秀的她就有點受不了,這一激動,急火攻心就暈了過去。
只是,救護人員都不信。
裴御歡也懶得管,看着祈月裴欽寒等人離開,眼神格外的冷。
他招來一個手下問,「蔣七明天什麼時候的航班?」
「中午一點。」
「很好,再多找幾個記者,把聲勢造大。」裴御歡命令。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