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秦薇淺封九辭

標籤: 秦婉兒 秦薇淺 秦薇淺封九辭 都市
秦婉兒秦薇淺是都市《秦薇淺封九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薇淺絕望的癱坐在地上,稚氣未脫的小臉一片煞白,顫抖着小手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袖子,顫着聲音央求:「媽,求求你別把我交出去!」尖酸刻薄的婦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你不陪黃總,你姐姐出國留學的學費誰來交?」「可我也是你的女兒,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怎麼能為了姐姐,將我賣給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秦薇淺委屈。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4:5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封九辭倒是很爽快,只要是江珏需要幫忙的地方,封九辭都會想都沒想就答應,公司那邊的情況也都暫時交給封九辭來處理。
公司的高層對這件事情的意見原本是挺大的,但是他們又不敢提出任何意見,因為所有人心裏頭都很清楚,封九辭是江珏選定的人,就算現在沒有跟秦薇淺結婚,那他們也是一家人了。
他們這些外人就算不希望公司落到別人的手上,也什麼都做不了,畢竟真的追究起來,他們才是外人。
就這樣封九辭很順利的接手了江珏公司里的一切重要事務。
雖然不少人對這件事情都有很大的意見,但他們也不敢說什麼,封九辭要他們做什麼,他們就老老實實的不敢跟封九辭對着干。
封九辭做事情雷厲風行,做事情非常果斷。
一些公司的元老原本還想倚老賣老,仗着自己年紀大有點根基,想要給封九辭下套,結果封九辭根本就不吃這一套,這也就算了,封九辭還挨個收拾了他們一遍,這下算是把整個公司的人都給折騰得不行。
一些和西蒙關係比較好的老員工,哪裡見過封九辭這樣處理事情的,紛紛跑去找西蒙吐槽。
「少東家這是一點也不給我們留情面。」
「我們怎麼說也是公司的元老了,這些年為了公司辛辛苦苦,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倒是好,讓一個毛頭小子來管理公司,這不是存心讓我們難堪嗎?」
「那個封九辭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小年輕,他能管理的了這麼大的一個公司嗎?少東家也真的是太高看他了。」
「我看少東家這就是已經做好了徹底離開奧斯帝國的準備,所以才把公司交給其他人來管理。他走了倒是爽快,但是我們這些留在奧斯帝國定居的人,未來的日子可就沒有這麼容易了?」
「沒錯,咱們公司現在算是把整個王室都給得罪個乾淨,少東家若是走了,日後王室的人會怎麼找我們的麻煩,我們都不清楚,說不定還會封殺我們,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西蒙,對於這件事情你是怎麼看的?」
眾人齊刷刷將目光投向西蒙。
西蒙說「我沒有任何看法。」
眾人疑惑「你沒有看法?少東家最近可是削了你的權,你一點意見都沒有?」
西蒙說「我只是一個打工的,只是少東家身邊一個毫不起眼的下屬罷了,說白了,公司是他的,他想做什麼都是他的事,我一個下屬還敢有什麼意見?不過是浪費了十幾年的時間為他打拚下一片江山罷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眾人聽到這話,瞬間覺得西蒙有些可憐。
「你也真是,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跟少東家對着干?你明明知道少東家是不喜歡王室的人,且已經跟王室的人決裂,為什麼還要跟莫爾扎有聯繫。」
「對啊,我們是外人,就不應該牽扯進這件事情來,少東家一個人其實可以解決好的,我們這些人一旦加入了,這件事情就變得非常複雜了。」
眾人紛紛人指責西蒙的不是。
但只有西蒙自己知道,他這麼做想要的是什麼。
他並不想一輩子在江珏身邊做一個默默無聞的下屬,他想要的是跟江珏一樣成為一個人上人。
可這麼做,總歸是要付出代價的。
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情。
西蒙之前還抱着一絲僥倖的心理,甚至覺得自己的運氣也許不會這麼差,加上他在奧斯帝國這麼多年早就已經有了自己十分深厚的根基,江珏就算到最後發現了他不忠,也應該沒法把他怎麼樣。
可事實卻和西蒙想像中的恰恰相反。
原本一些聽從西蒙調派的人,得知西蒙跟江珏的關係不妙之後,很多人都拒絕幫助西蒙做事,這其中甚至還有西蒙的得力助手。
部分人倒是很願意聽從西蒙的差遣,但是江珏早在幾天前就已經以升職為由把人給調走了,導致西蒙的身邊無人可用。
也就是說,他在無形之中被江珏削弱了手中的權力。
現在整個公司的人,基本上都不願意聽他的話。
沒有人願意為了一個員工去得罪一個老闆。
加上新來的封九辭更是一點也不留情面,絲毫不給他們這些老員工面子,一切公事公辦,讓西蒙很是頭疼,他發現自己的退路基本都已經被堵死了。
這個發現讓西蒙很是頭疼,同樣他的壓力也非常大。
江啟那邊倒是還有在聯繫西蒙,但是他已經不敢再接江啟的電話了。
如今的奧斯帝國正在全面洗牌。
所有人都在等待上位者該如何解決王室所造成的混亂局面。
他們都想知道,最後王室會怎麼收場。
三日後,國王宣布退位。
這件事情傳出去的時候,整個奧斯帝國都炸開了鍋。
國王的年紀不大,今年也才五十多,遠遠沒有到退位的年紀,眾人都以為國王是引咎辭職,因為東頭山脈的事情,心生愧疚,所以才辭去了國王的職位,但是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並不多。
國王之所以退位,是因為周三的晚上,日落城堡內發生的槍襲。
具體什麼情況,沒有人知道,但是,王室成員中,有不少人都受到了傷害,國王也因此身受重傷,住進了重症室,生死未卜。
莫爾扎代替國王宣布退位的消息。
外界的民眾因為東頭山脈的事情對王室已經失去了信任,對國王更是深惡痛絕,根本就不會去思考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只會拍手叫好。
布魯斯也察覺到王室內部可能發生了一些非常嚴重的事情,親自前往日落城堡,想要詢問究竟,卻被莫爾扎給攔下來了。
布魯斯求見國王未果,只能跟莫爾扎談判。
莫爾扎的意思很明確,他說「國王身體不適,已經不適合繼續坐在王位上了,他最近需要休養身體,不見任何客人,你若是有什麼話,可以告訴我,我可以代為轉達。」
布魯斯說「這件事情很大,國王忽然宣布退位,並沒有和我們商量,我們需要知道他的真實想法。」
莫爾扎說「東頭山脈的事情,王室有推卸不掉的責任,國王心生愧疚,自願退位。」
「就算是自願退位,也應該提前跟我們說一聲。」
布魯斯這次來就是為了見國王一面,他說「你現在就去通報一聲,我要親自跟國王談話。」
「不行,國王現在不方便見任何人。」莫爾扎的態度非常強硬。
布魯斯怒問「為什麼不行?」
「我說了,國王現在不見任何客人,就算是你也不行,你若是有事情可以找我談,我可以代為解決。」莫爾扎回答。
布魯斯說「究竟是國王不想見我,還是你不願意讓國王見我?」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難道我還能夠限制國王的自由?」莫爾扎質問。
布魯斯說「我現在見不到國王的人,不確定國王是否真的安全,退位的事,我也不能保證是不是他自己的真實想法,所以我必須要見到人。」
莫爾扎的態度十分冷漠,不管布魯斯說什麼,就是不允許布魯斯進入日落城堡,更不允許他見到王室的任何一個成員。
若是莫爾扎和平日里好好接待布魯斯,他也不會多想,可現在莫爾扎的態度分明就是有事情瞞着他們,說不定,國王還出了事。
莫爾扎的態度越是強硬,布魯斯就越是堅定地認為,國王出了事情。
但是,他想要進入日落城堡也不容易。
因為按照規矩,他們是不能夠隨便闖入王室成員居住的地方的,在奧斯帝國內,王室成員的權利還是很大的。
布魯斯進不去日落城堡,見不到國王本人,他心情有些許煩躁。
「不如留下來喝杯茶吧。」莫爾扎轉移話題。
布魯斯說「不用了。」
他生氣地離開。
莫爾扎看着布魯斯離開的背影,直到他上車遠去,莫爾扎才轉身回去。
日落城堡外的護衛,最近增加了兩三倍。
布魯斯已經察覺到情況不對了,他坐在車上,整個人非常嚴肅。
開車的司機詢問「現在我們去哪?」
「去找江珏。」布魯斯回答。
司機微微一愣,沒有繼續追問,開着車前往江珏所在的住所。
傍晚的晚霞鮮紅絢爛,將日落城堡襯得非常好看。
布魯斯的心情卻是非常複雜。
他在糾結江珏願不願意見自己。
好在,江珏是一個非常大度的人,並沒有因為之前那一丁點小事記仇。
他坐在偌大的古堡內,看着裏面古色古香的裝潢,不得不讚歎江珏的品位。
看到江珏從樓上下來,布魯斯立刻站了起來。
江珏笑着說「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布魯斯回答「你應該知道我來找你是為了什麼事。」
「八成是跟王室的事情有關吧?」江珏沉聲說道。
布魯斯說「我剛才想要去見國王,卻被人給攔下來了,你說這叫什麼事?」
「莫爾扎攔的?」江珏詢問。
布魯斯說「是的。」
江珏勾起嘴角「那很正常。」
布魯斯說「你也住在日落城堡內,應該知道王室最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吧?我很想知道,國王為什麼會忽然宣布退位。」
「我不清楚。」江珏沉聲說道。
布魯斯說「你我都是聰明人,就別玩什麼都不懂的那一套了,我既然來找你,就是想要弄清楚真實情況。」
江珏笑着說「我是真的不了解王室的事情,我認為你找錯人了。」
布魯斯說「王室的動蕩會影響國運,雖然你不是奧斯帝國的人,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為了這個國家着想。現在外界的人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所以我們處理起來會比較容易,若是王室內部發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經過發酵後再傳出去,影響將會非常大。」
「這是你們該考慮的問題,跟我沒有什麼關係。」江珏一臉冷酷,顯然沒有要多管閑事的意思。
布魯斯凝着臉「你當真不願意插手?」
「我只是一個外人,也沒有資格插手。」江珏沉聲回答。
布魯斯說「我聽說莫爾扎和國王的關係不怎麼好,我剛才過去找國王,被莫爾扎帶着人攔下來了,我認為他也許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若是他真的下手,一定會下狠手,不僅國王會出事,王室的其他王子公主都會有事。」
「我知道你對王室的死活根本不關心,可是,伊蘭殿下前幾日也回了日落城堡,至今毫無消息。」
江珏聽到這話,眼眸微微一沉。
布魯斯說「你該不會不知道這件事吧?」
「伊蘭什麼時候回的日落城堡?我並沒有收到這個消息。」江珏詢問。
布魯斯說「我想你也是不知道這件事。伊蘭是國王的女兒,和王室的眾人是一體的,佩格王妃可以躲回娘家避禍,但是伊蘭必須和整個王室的成員綁定在一起,國王有難,伊蘭作為女兒必須要解決,我想伊蘭應該是不想讓你牽扯進來,所以才沒有告訴你,她已經回到日落城堡的事。」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現在整個王室內,有十八名成員已經失去了聯繫,國王以及他的所有子女,都在失聯的狀態,我們和王室之間簽訂了合約,除非王室遇到危險,親自朝我們求助,我們才能夠帶着人上門,若是王室沒有任何指示,我們是不能夠隨便搜查的。」
也就是說,若是王室內部發生了惡**件,他們又沒有確切的證據,他們連進去調查的資格都沒有。
江珏聽到這些話,卻只是沉默。
布魯斯凝着臉說「江少東家,你就算不在乎整個王室的死活,伊蘭和你相識這麼多年,你也該稍微操心一下她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江珏的聲音冷漠。
布魯斯說「我等你消息,若是有什麼發現,可以立刻告訴我。」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江珏笑着詢問。
布魯斯說「若是王室內部真的發生了惡**件,你是解決不了的,只有我們出面才能真正解決這些事情。」
江珏沉默,沒有開口。
布魯斯說「難道你還在為了之前的事情而生氣?」
江珏不語。
布魯斯說「王室是一個國家的象徵,他們的名聲不能壞,這會給整個奧斯帝國抹黑。我之前來找你擺平這件事情,也不是讓你平白無故承擔責任,我們是會給你補償,讓你日後在奧斯帝國暢通無阻。」
若是其他人,也許不介意背一個黑鍋。
畢竟,上位者的承諾,不是想要就能要的。
他們認為江珏稍微有點眼光,都不應該為了這一丁點小事,跟他們鬧掰。
可偏偏江珏就是一個眼光不長遠的人。
現在鬧成這種局面,他們也十分頭疼,他們也接觸不到王室內部的消息,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江珏的身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