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千億嬌妻:帝少惹不得
千億嬌妻:帝少惹不得

千億嬌妻:帝少惹不得九妖

標籤: 千億嬌妻:帝少惹不得 許禾 趙平津 都市
都市類型《千億嬌妻:帝少惹不得》,現已上架,主角是許禾趙平津,作者「九妖」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趙平津蹙眉,抬起下頜指了指她的外套:「脫了。」「哦。」許禾乖巧的站起身,脫了外面的風衣。裏面『只有』一條黑色抹胸款的短裙,堪堪到大腿的長度,很緊,裹出了凹凸的曲線...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1:5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每一根手指都像是一蹙烈烈燃燒的火苗,那火苗從他的指尖,一路燒到了她的心頭。
他微低着頭,額頭與她的抵在一起,密閉的狹小的空間,彼此的喘息交織在一起。
青春的,熱血的,噴涌而出的情潮,撩撥着她年少而又稚嫩的心。
她從小都知道,她會是他的小妻子,他們倆是那樣的好。
人生中每一個重要的節點,他們都在彼此的身邊。
她全身心的信賴他,仰慕他,愛戀着他。
不管做什麼,發生什麼,只要是他,她都會輕輕閉着眼,乖乖的答應他。
「夢到你那天晚上親我的樣子……夢到你的嘴唇,你的手指,還有更多……但是柚柚,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他的呼吸還未平復,卻又再一次重重碾上她花瓣一樣嬌艷的唇。
那是一個女孩子最好最好的年紀,就如將開未開的花兒,將熟未熟的果兒。
後來趙厲崢想過,也許那其中,更多的是他這個年紀正蓬勃的荷爾蒙在作祟的緣故。而她又恰好是那樣的美麗。
但誰又能說得清,真的只有純粹的男女之間的性吸引力而已嗎?
「趙哥哥,我已經是大人了……」
她輕喃着,微微仰着臉,承着他的親吻。
趙厲崢將她越抱越緊,他揉着她吻着她,卻又在她耳畔無奈的笑「哪裡是大人了?」
她特認真的對他辯解,她該是不知道自己在這樣的時刻還要辯解這些,對於男人來說,又會怎樣。
他搖頭失笑,抱緊她呢喃「真是要命了柚柚。」
她當時不大懂他為什麼這樣說。
但他要她轉過身去,她就乖乖轉身,整個人貼在冰涼的玻璃上,而他自後擁住了她,低頭親她雪白纖細的頸子。
她能聽到他的喘息漸漸急促,他落在她身上的手指力道那樣的深重,幾乎陷入她的皮肉。
她痛楚卻又甜蜜,恍惚卻又滿足,不知過了多久,他濕透的額發忽然重重碾過她的鬢邊,然後肩膀上傳來銳利的疼,他咬了她一口,又鬆開,含着憐惜吻她肩上淺淡的齒印。
她的臉貼在冰涼的玻璃上,水汽不知什麼時候散盡了,浴室里漸漸攜裹了似蘭似麝的奇怪味道,他整個人卸了力一般,全身的重量好似都沉沉壓在了她的身上。
「柚柚……柚柚。」
他喃着她的乳名,更緊的抱住她。
她不知該怎麼做,不知該說點什麼。
只能輕輕握住他的手,一點一點將他的手指緊攥在掌心裏。
「趙哥哥……你很難受嗎?」
她渾渾噩噩的不大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但從他的反應卻能感覺出,他似乎很難受。
趙厲崢卻緩緩鬆開手,在她臉頰上重重親了一下,方才握着她手臂將她拉到浴室外「在外面等我,我沖完澡就出來。」
「哦……」
她看着浴室的門又關上,就走到一邊坐下來等着他。
過了約莫十來分鐘,浴室的水聲停了。
趙厲崢圍着浴巾出來,她坐在那兒,手還乖乖放在膝上,低着頭不敢看他。
趙厲崢忍不住笑,拿了毛巾扔給她「過來,給哥哥擦頭髮。」
她抓着毛巾,趕緊起身走過去,他個子太高了,她踮着腳都吃力。
趙厲崢捏捏她的臉,笑她「矮冬瓜。」
她不樂意的噘嘴「小時候我胖你這樣說,我現在都很瘦了……」
確實是瘦了不少,是窈窕淑女的模樣了。
趙厲崢從鏡子里看着她「也不能太瘦啊,瘦成飛機場可不好看。」
她的臉就紅到了耳根,咬着嘴唇拽着他讓他坐下來「你少說幾句吧。」
她給他擦着濕漉漉的頭髮,專註而又認真。
她的手指潔白柔軟,無意間摩挲過他的頭皮,都能激起輕微的電流。
他恍惚間彷彿想到自己年少時,有一次無意間看到父母恩愛甜蜜的畫面。
母親好像也是這樣給父親擦着頭髮,不知父親說了什麼,母親臉都紅了,但眼底卻滿滿都是甜蜜笑意。
他從小都在滿滿當當的愛里長大。
看着父母這般情濃,他隱約期盼着,將來自己也會如此。
他的心弦微微動了動,抬起手握住了她雪白的腕子,將她拉到自己膝上。
他環住她細細的腰,臉貼在她濃密漆黑的發上輕蹭「陳知恩,等你過完下一個生日……我們在一起吧。」
「趙哥哥……」
她偷看的言情小說上寫女主角聽到男主角的表白時,眼前像是炸開了煙花一樣的絢麗。
她曾覺得很可笑,什麼奇怪的比喻。
但這一刻,她卻像是也看到了絢麗的漫天的煙花綻放。
那種喜悅,難以去形容,只感覺小小的身體里,數以億計的細胞好像都在開懷的笑。
她在他懷中轉過身,他頭髮微亂,露出整個額頭和那一張英俊到讓所有女生都尖叫窒息的臉。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里有難得的一瞬認真。
她的一生不算很長,甚至與尋常人比起來,可以說很短暫。
但她大約到死都會記得,那是她短暫的一生里最幸福的時光。
就連糟糕透頂的陰雨天,都變的可愛無比。
就連備戰高考的疲倦和重壓好似都消失無蹤。
就連班級里最討厭的那個女生,她都忽然發現,她唱歌的聲音好像很好聽。
她常常會莫名的一個人偷偷笑起來,甚至在爸媽跟前都神遊天外,一個人傻樂。
身邊人好似都察覺到了她的異樣。
媽媽私下偷偷問過她。
她只是含笑搖頭不回答。
大約是覺得她變的開朗活潑了很多是好事,學習也沒有受到影響,所以父母給了她足夠的包容和自由。
不曾干涉也不曾再追問。
他們這幾家關係實在太好太親密,幾乎每周都要聚會。
往常趙厲崢並不是每一次都要參加的,而她功課忙碌起來,也不是每次都去。
但從那天分開後,他們兩人就有了所有人都窺探不到的小默契。
這種十分光明正大的見面方式,他們兩個都沒有再錯過一次。
座位相鄰時,輕貼在一起的腿,桌布下手指繾綣勾連的小小曖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