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你家顧爺是個戀愛腦
你家顧爺是個戀愛腦

你家顧爺是個戀愛腦刺蝟愛上仙人掌

標籤: 你家顧爺是個戀愛腦 白孟冬 白澤謙 都市
都市小說《你家顧爺是個戀愛腦》,由網絡作家「刺蝟愛上仙人掌」近期更新完結,主角白孟冬白澤謙,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出威嚴與鋒芒。顧顏熙的整整了三秒鐘才跳出祁京寒的懷抱,被他抱過的腰身好像還在燃燒。顧顏熙撇開視線,「這位先生,抱歉…」祁京寒也是花了幾秒時間才認出眼前的女人,容貌嬌致,出塵如仙,與曾經那個懵懵懂懂的小丫頭區別很大。明明認出他,卻裝不認識?顧顏熙頭皮都急冒煙了!要是被祁京寒知道她四年前婚內懷孕,生的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15: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要買點葯。」顧顏熙很記得家裡沒有備用的感冒藥。
祁京寒眉心微攏,拉着她又轉了一個身,往對面的藥店走去。
兩人進店後,店員走來,目光一直盯着祁京寒看。
「快點。」祁京寒不耐煩地催了一句。
顧顏熙感覺一股寒意從後背襲來,她忙道「請幫我拿一盒感冒藥。」
店員尷尬一笑,這才轉身去拿葯。
結賬的時候,祁京寒直接丟下一張紅色的錢,就拉着顧顏熙出去了。
「還沒找錢呢?」
「趕緊走。」
祁京寒反感幾個女人盯着他看個不停的花痴模樣,。
兩人了藥店,回到車旁。
「鑰匙給我。」
顧顏熙體溫也忽高忽低,這樣的狀態不適合開車,便拿出鑰匙遞給他。
上了車後,祁京寒驅車往公寓的方向去。
回去的路上,兩人不說話,氣氛壓抑着。
顧顏熙降下車窗,狂風從窗口灌進來,撲哧撲哧地揚起她的長髮,一縷光折落進來,勾勒出一道優美的弧度。
吹着風令人很放鬆,顧顏熙靠在座椅上睡著了。
十幾分鐘後,車子停在公寓門口附近。
祁京寒熄了火,看向還在熟睡的顧顏熙,纖長的睫毛靜靜地躺在下眼瞼處,嬌小的鼻尖,薄薄的唇,就像油畫里的女神。
祁京寒微微傾斜身子,想幫她解開安全扣。
他的手落去,身子也跟着傾斜,整個人都貼近她。
忽然,顧顏熙一個驚醒,睜開了眼,身子一動,薄唇就碰到了祁京寒的臉頰上。
她能感覺到鼻腔被男人荷爾蒙的味道拉扯着她的心跳。
兩人同時都怔住了。
祁京寒下頜線的弧度綳的緊緊的,女人薄薄的氣息撲在他的皮膚上,有股灼熱感。
祁京寒的指尖輕輕摁了一下扣子,安全帶鬆開了。
顧顏熙秉着氣,表面上是平靜的,但心臟卻在玩蹦極。
原來他是好意幫她解安全扣,剛才差一點又誤會了。
祁京寒若無其事的坐回駕駛位上,「到了。」
顧顏熙的手放在車門時,才想起還有重要的事沒說,「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祁京寒鼻息間很輕地「嗯」了一聲,眸子里的光芒彷彿早已看穿她想說什麼。
顧顏熙一臉誠懇的說道,「我奶家生病了,想轉進暮光醫院治療,但是那家醫院需要引薦才能進去,你能不能幫幫我,我會給你報酬的。」
祁京寒彷彿在盤算着什麼,冷冷道「我不缺錢。」
這點顧顏熙比誰都清楚,「那我可以幫你畫設計圖,我……」
「你上次推拿的效果不錯。」祁京寒打斷她的話。
顧顏熙怔了怔,果然是機關算計的商人,她幫人推拿一次,價格不菲。
她身上的技能就數醫術排第一,但也因這個惹得很多人打擾她,有些人想請她看病,甚至跑到家裡來。
打擾她和兩小寶的正常生活,也因此她才隱藏這個技能,不是特殊情況下,是不會輕易展露出來的。
此刻,她只要做出一點點犧牲,就能為了奶奶爭取更好的治療。
她沒理由拒絕。
「行,我答應你,那你也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祁京寒斜睨了她一眼,「說。」
顧顏熙好好想了想,才慎重開口「第一我奶奶要儘快安排到暮光醫院,得到最好的治療,而且不能讓人打擾她的,第二,你不能暴露我的身份,更加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給你做治療,第三,我們之間的契約為期一個月。」
「一個月?」祁京寒對這時間有些不滿。
顧顏熙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你睡眠不足是因為長時間作息不好,只要經過我一個月調整,足以好起來的。」
只要不是損害到神經,以及沒有憂鬱症的人,只要經過調整就能恢復正常的。
祁京寒門沒回話,算是接受她的說法,「一月從什麼時候算起?」
「今天。」顧顏熙想快點幫奶奶轉院,奶奶能得到更好的治療,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祁京寒淡淡道,「把資料發給我。」
顧顏熙掏出手機的時候,才想起上次因為吵架,她把他的號碼刪除了。
她小心翼翼地遞上手機,「…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號碼?」
祁京寒的俊臉瞬間沉了下去,那雙冷眸彷彿在說要把她掐死。
外面多少女人擠破腦袋都想得到他的私人號碼,這女人倒好,竟敢刪了他的號碼?
祁京寒強壓着心裏的慍怒,拿過她的手機,輸入一串號碼,然後扔回去。
「下次再弄不見,你就把手機給我吃了。」他身上那股怒意彷彿把顧顏熙給賜死都是便宜她了。
顧顏熙收起手機,剛想下車的時候,想起這車是她的,「你要把車留給我,要不然我出門很不方便。」
特別是去祁京寒的別墅,那麼遠,而且還經常訂不到車。
祁京寒兩邊的太陽穴在突突直跳,就沒有誰能一次次挑戰他的耐心,還能安然無恙的,「會派車來接你。」
顧顏熙「噢」了一聲,像逃離某處危險地帶那般下了車,往公寓大門跑。
車內,祁京寒深吸了一口氣,才緩住要爆發的怒意,隨即驅車離開。
回到別墅,他從車裡下來,走進屋內。
「京寒,你去哪裡了,我找了你一天。」等待許久的白幕心一見到人就忍不住迎了上去。
今天他們約好拍婚紗照的,但祁京寒沒出現,打電話也一直不接。
女人靠近,一股濃烈的香水味充斥在空氣里,祁京寒對這股刺鼻的味道有些抵觸。
他當年雖然沒看清女人的模樣,但身體上的味道卻是有記憶的,而這份熟悉感在白幕心身上從未出現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