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莜里

標籤: 季柳 遊戲 溪留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小說叫做《那年元夜問花尋柳》,是作者「莜里」寫的小說,主角是溪留季柳。本書精彩片段:他結結巴巴道:「楊翠嫂,這也……也不能怪我,實在是……李有田他倆……。」聽到張冬的解釋,楊翠抿了抿嘴巴,並未接話,其實她的心情也沒有像表面這般平靜。眼見楊翠沒生氣,張冬紅着臉極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然而,他卻沒發現,那石匣深處,卻突然跳出來了一隻渾身赤金的蟾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4: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兩人都非常感激張冬,要不是張冬出手,他們倆也不可能有現在的好日子。
尤其是方小芸,她特別感激張冬替她隱瞞秘密。
張冬笑着對兩人說道「我也特別想和你倆一塊吃飯,不過很可惜啊!這回我有個重要的酒局,實在太不湊巧了!下次吧,下次我們再一塊把酒言歡!」
聽張冬這麼說,兩人也沒有強求。
事實上,張冬獨自一人來到鳳凰大飯店,明顯是有酒局。
三人寒暄了幾句,張冬就上了樓。
看到張冬直奔貴賓間,魏天賜眼中不由得閃過一抹羨慕。
此前魏天賜得知張冬收徒鄭天成,還覺得張冬賺大發了,畢竟鄭天成可是鄭家大少,是鄭家未來的繼承人。
但隨着對張冬了解的加深,魏天賜才意識到,鄭天成成為張冬的徒弟,還指不定是誰賺了呢!
來到貴賓專屬包間,張冬才剛進門,就看到曾小川坐在那兒等候他,面前桌上擺滿了各種美味佳肴,還有很多是難得一見的野味。
就連開的酒,也是至少十年份的茅台酒,有錢都不一定能買到的那種。
包間里兩個很養眼的旗袍美女站在一旁,見張冬進門,趕忙朝張冬鞠躬問候。
「張總好!」
張冬點點頭,轉而望向曾小川。
「曾老闆,你搞這麼大的陣勢,滿桌的美酒佳肴,難道就為請我一個人啊?有沒有其他人過來?」張冬笑着問。
相比於一臉輕鬆的張冬,曾小川卻是滿臉嚴肅。
「張總,今天這些都是為你準備的!沒有第二個客人!」
見他表情這麼嚴肅,張冬臉上的笑意更濃,走到曾小川旁邊隔一個位子坐下。
「那也太奢侈了!這一桌怕是沒個十萬八萬拿不下來!」張冬笑道。
這時曾小川忽然對兩個旗袍美女說道「你們倆先出去,不叫你們別進來!」
旗袍美女朝兩人鞠了一躬,轉身離開包間。
她們走後,張冬面帶惋惜。
「這倆大美女留在這兒多養眼,為啥要把她們支開?」
曾小川看了張冬一眼「為什麼支開她們?還不是因為你?你和柳生正宗要生死決鬥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張冬笑了笑,曾小川知道他倆決戰的消息,這並不稀奇。
事實上,如果曾小川不知道,那才叫稀奇了!
在海山市,明面上最強的勢力是四大家族。
可暗地裡最強的勢力,卻是這鳳凰大飯店的老闆曾小川!
張冬隨意夾了一塊山雞肉放到嘴裏,一邊吃一邊說道。
「這有什麼?不就是一場生死戰?打就是了!我可不怕他!」
「你不怕他?嘿嘿,也是!你倆都是准宗師境中期距離後期只差臨門一腳,而且你已經開始嘗試突破後期了,你當然不怕他!」曾小川嘿嘿笑道。
張冬的內氣比尋常准宗師境中期的強者更加渾厚和凝實,所以見過他出手的人,都會下意識的把他當成即將突破准宗師境後期的強者。
聽出曾小川語氣里的揶揄之意,張冬瞥了他一眼,這廝肯定知道些什麼。
這時,張冬的手機響了,是鄭天成打來的電話。
電話接通,果不其然,鄭天成也知道張冬要和柳生正宗決戰的消息,趕忙打電話來詢問。
張冬隨便幾句應付過去,讓鄭天成不用擔心。
鄭天成之後,翟雪兒也打來了電話,四大家族消息互通,翟雪兒知道這事也不足為奇。
張冬安慰了翟雪兒幾句,並且告訴她,這次的決戰,自己一定能贏。
這下翟雪兒才不那麼擔心了。
等掛斷電話後,曾小川似笑非笑看着張冬。
「還沒開始打,你就知道自己能贏?難道你未卜先知?」
張冬聳聳肩「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不能說不行!」
這時他的手機又響了,來電人居然是白子敬。
張冬拿起手機按下接通鍵,對面響起白子敬一貫輕浮的聲音。
「張總,我聽說你幹掉了柳生正源,還要跟柳生正宗決一死戰,該不會是為了女人爭風吃醋吧?櫻花小姐長的是漂亮,但也沒必要為了她和那哥倆不死不休啊!」
張冬乾咳兩聲「白總,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跟人爭風吃醋了?這次的事純粹只是誤會而已!」
「誤會?如果是誤會,那要不要我找人在中間當個和事佬?我認識一個傢伙,他和倭鬼國武士協\\\\/會的長老有關係!也許可以找他從中說和!」白子敬道。
這次輪到張冬感到驚訝了,沒想到白子敬居然還能接觸到倭鬼國武士協\\\\/會的長老,看來他的人脈圈屬實不一般!
「不必了!柳生正宗那個傢伙就是傳說中的一根筋,這廝既然認定,柳生正源失蹤的事跟我有關。如果不跟他打一架,恐怕柳生正宗是不會罷休的!」張冬婉拒了。
柳生正源失蹤好幾天都沒出現,極有可能已經死了。
如果換成別人,張冬或許還會跟對方研究研究,尋找柳生正源失蹤的幕後真兇。
可柳生正宗卻是武痴,嘴裏整天喊着既分勝負又分生死。
張冬可沒興趣跟一個武痴研究案情,還是靠拳頭打來得痛快!
聽張冬這麼說,白子敬猶豫了下,最終還是支持他的決定。
電話掛斷,張冬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次跟柳生正宗決戰,沒想到這麼快就傳開了!」
曾小川面帶笑容「那是當然,准宗師境強者決戰,而且還是生死戰!得虧海山市只是個小城市,要是這件事發生在省城,估計省城幾大家族都得雞飛狗跳!」
「這麼說,我還得感謝海山市是個小地方了。要不然,恐怕我的電話得被人打爆!」張冬開玩笑道。
話音剛落,他的手機又來了電話。
張冬無奈了「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這次是誰給我打……咦?是山本櫻!」
沒想到,山本櫻居然也給張冬打來了電話。
按說柳生正源和柳生正宗都是倭鬼國人,現在柳生正源失蹤,而且張冬是最有嫌疑的人。
柳生正宗更是要跟張冬決一死戰。
在這種情況下,山本櫻居然還主動聯繫張冬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