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林辰趙無極
林辰趙無極

林辰趙無極九天斬神訣

標籤: 林辰 林辰趙無極 玄幻 秦月兒
玄幻小說《林辰趙無極》目前已經全面完結,林辰秦月兒之間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九天斬神訣」創作的主要內容有:隨即,林辰便見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道階梯,階梯一路往上,也不知道盡頭在哪裡。林辰心中震撼,不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咬咬牙,拾級而上。階梯上,布滿了瘡痍,到處都是斷刀殘劍,破裂的戰甲,折斷的羽翼,只是看這些,就能想像這一路上爆發過何等慘烈的大戰!這到底是什麼階梯...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1: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收穫自然很多,嘿,老子現在實力大進,之後再遇到這些鬼靈,可以直接驅使主魂的力量,鳩佔鵲巢,然後瞬間反殺鬼靈!」蟲蟲得意的道。
它現在的能力,可以將主魂寄存在外的所有力量,直接化為己用!
說到底,它和主魂都是十首九嬰,雖然有主次,但在主魂不在的時候,它就是主的那一個!
「這倒是方便了很多,說不定,主魂最終奪取的神明之力還不及我們」,林辰嘿嘿一笑。
截胡主魂的同時,極大的壯大己身,沒有比這更爽的事情了。
「所以咱們得儘快出去,別等到各處的鬼靈都被鎮殺,那咱們的好處可就少了」,蟲蟲道。
「嗯」,林辰點頭,隨即問道「那個鬼靈呢?」
其實這個林辰反而更為在意。
「這鬼靈確實很奇怪,我從它的靈魂碎片中找到了一些線索,看到了有關雨神的片段」,蟲蟲道。
「果然跟雨神有關嗎,難不成,當年雨神飛升失敗,卻用某種手段活了下來,前往了煉獄」,林辰眸光閃動。
煉獄,是某位帝皇為了實現輪迴而創造的,生靈死後魂魄前往煉獄,經歷輪迴。
雨神飛升之後隕落,前往了煉獄,雖然不知道具體付出了怎樣的代價以及事先做了何等準備,但起碼邏輯上是說得通的。
不過看起來,最後還是迷失在煉獄之中,經歷完全不成功的輪迴,成了鬼靈。
如果不是十首九嬰的主魂也在煉獄之中,恐怕它不會記起自己就是雨神吧。
「有幾個片段,雨神似乎在被天道追獵,估計是飛升而不死,違反了天道規則,這才是雨神徹底迷失在煉獄的原因」,蟲蟲道。
飛升還真的只有成功和身殞兩種結果,想要逃得飛升失敗的懲罰,即便是神都難以做到。
不過在煉獄經歷了「輪迴」,終於是擺脫了天道追獵,可惜,也讓自身迷失,甚至成了十首九嬰主魂的工具。
還好,最後是便宜了林辰他們,雨神復蘇失敗,一切力量做了他們的嫁衣。
而十首九嬰的主魂,也未能奪取雨神之力,確實是賺大了。
「還有件事,雖然只是一道剪影,不太清晰,但你應該會感興趣」,蟲蟲道。
「什麼?」林辰有些意外,蟲蟲這是賣什麼關子。
「在鬼靈的記憶中,曾看到過一道身影,那身影,跟你那位姐姐十分相似」,蟲蟲道。
「婉兒姐!」林辰神色震動。
林婉兒竟然去了煉獄!
「還有什麼?」林辰急聲問道。
「主魂從煉獄破封而出,似乎與她有着關係」,蟲蟲道。
林辰神色一變。
林婉兒不可能無緣無故釋放出主魂,那麼大概率,就是太上天府的安排!
太上天府究竟想要做什麼!
「太上天府極為神秘,他們極少出世,平時根本無法觸及他們,但歷史上許多大事件,卻都或多或少有他們的影子」,白書開口道。
「這一次太上天府插手十首九嬰的復蘇,背後必然有非同尋常的謀算,我們需要早做準備。」
當然,說準備也準備不了什麼,太上天府還不是現在的林辰能夠抗衡的。
不過能夠再一次得到林婉兒的信息,林辰心中稍定。
但按照時間來看,那些片段發生在他在隴岐妖眼見到林婉兒之後不久。
也不知道現在的林婉兒在做什麼。
她前往煉獄釋放十首九嬰的靈魂,伴隨着巨大危險,太上天府雖給予她巨大海量資源,但下達的任務,卻也危險重重。
還是要儘快再次見到林婉兒才行。
不然始終不放心。
「也不知道羋璃那傢伙去哪了,竟然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林辰嘆了口氣。
從金頂天宮一別,羋璃就再無蹤跡。
「希望她沒事吧,好歹有溫涼玉罩着,太上天府想要她的命,也不容易」,林辰低語。
總之,先解決眼前的麻煩,若有機會,定要去接觸一下太上天府!
在林辰的強大治癒能力之下,月嬋很快蘇醒了過來,她瞬間警惕起來,看着四周。
結束了嗎?
那鬼靈被斬殺了!
「你醒了,恢復得如何?」林辰問道。
月嬋內視一番,道「體內裂痕都已經修復,沒什麼大礙了。」
說著,取出丹藥吞服,加快神力的恢復。
不過月嬋的手卻是突然頓了一下。
但也只是頓了一下,便服下丹藥,隨即便站了起來。
「走吧,我們不能在這裡久留,其它鬼靈還在作亂,必須斬殺!」月嬋沉聲道。
白書左看右看,頓時小臉一垮,她滿懷期待的等着這一幕,想要看看月嬋知道自己面紗掉了,會是怎樣的反應。
結果就這?
一點意思都沒有!
就算沒有那種奇怪的設定,也好歹害羞一下嘛,這樣子她很難嗑的呀。
唉,總也不能漂亮的仙子都要跟她家辰辰成道侶,那辰辰不是成渣男了嗎,算了,先不嗑吧,反正都快嗑不過來了。
林辰當下給山神一個信號,他們的身影頓時被光芒籠罩,下一刻,已經離開了這山中世界。
再出現時,可以看到山神小廟已經布滿了裂痕,那殘破的神像,進一步殘破,上面流淌的神性幾乎消失了。
山神調用了最後的神力,幫他們離開了山中世界。
「山神尊下,您……」月嬋面露擔憂之色。
這山神明顯已經要支撐不住了,祂將消散,不復存在。
「吾等香火神明便是如此,香火盛,則神聚,香火盡,則神隕,天道輪轉如此,你無需悲傷」,山神虛弱無比的精神波動傳出。
「我們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月嬋問道。
「山神,無論生滅,皆在此山中,山在此,老朽便在此,老朽本就誕生在人的信仰中,既然那時的人已不在,鼎盛香火,歸於迷霧,老朽也該消亡了」,山神洒脫的道。
月嬋長嘆一聲。
實力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早有毀天滅地般的威能,截取這段山脈平移它處,並非做不到。
只是這樣做,改變不了什麼,搬過去的只能是一個空殼。
這山,不是眼前這隆起於地面的巨石塊,而是此地地勢,此地風水,此地的一切!
這些,是搬不走的。
「多謝,我們就此別過」,林辰抱拳道。
「你們去吧」,山神微弱的精神波動傳出。
如此,林辰和月嬋也不再停留,就此離去,他們都不是扭捏之人,繼續留下,反而惺惺作態一般。
人各有命,神亦如此。
林辰他們離去,山神廟已經搖搖欲墜,那山神石像剩下的半個身子,那灰暗的眼珠,卻微微散發出一抹光亮。
「哈哈,哈哈哈,雨神,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我終於等到這一天!」
「你強征我的山,囚禁我這無盡歲月,讓這裡變成了這窮山惡水之地,只為保存你復蘇的火種,你讓我眼睜睜看着香火斷絕,歲月消磨了我的一切!」
「那種痛苦,你可知道是什麼滋味,我連自己散盡神力而死的資格都沒有!」
「而現在,你終於死滅了,你再也沒有半點魂靈留在這世上,這就是報應!」
「哈哈,哈哈哈,最後還是我活了下來,雨神,多謝你的饋贈!」
山中世界,那淹沒雨神廟的水澤早已褪去,用神明煉製而成的香燭,再度燃起。
香火神力匯聚,落向那四分五裂的神像碎塊中。
隨即,碎塊之上神性開始流淌起來,紛紛懸浮,直接衝出了山中世界。
這些神像碎塊,竟來到了現世,並且開始融入山神那破損無比的石像之中!
山神奪了雨神的神像!
雨神已死,這些便是無主之物,雖然已經沒有此前的神能,但對於山神而言,卻是一個可以容身的軀殼!
最關鍵的是,祂入主了這神像,祂便可以不再受此山的束縛,祂不再是山神,也不再是雨神。
祂終於可以離開這裡!
「雨神,你破了其他神明的神胎,做成香燭,以保自己一線生機,可曾想過有朝一日,你的神像也會被我所奪?」
「你自然沒想過,我不過是你那巍峨神廟山腳之下的一介小神,是你隨意可以拿捏的工具,我只配吃一些你剩下的殘羹冷炙!」
「可是啊,那些香火雖都是衝著你,給我的不過是順手而為,的確微不足道,但你別忘了,我們的香火乃是同源!」
「你會的,我也可以會!」山神冷笑着,再也沒有半分此前的和善與洒脫,那種庇護一方水土的慈悲,取而代之的,是陰邪。
祂不願做這一山的神,更不願做雨神的看門狗!
山神嘶吼着,將雨神神像不斷的揉雜到自己的石像之上,看上去,簡直不倫不類,不說神明威嚴,反而更像是一個怪物!
不過山神可不在乎。
祂此刻身心都是舒暢的,自從此地化作了死亡霧區,祂便再也沒有感受到過新的神力在神像中流淌。
而現在,他終於感受到了,那是一種煥然一新,重獲新生的感覺!
「咔咔,咔咔咔!」
一種僵硬關節在碰撞的聲音響起,山神石像竟開始動了起來,祂撐開了自己那破敗無比的渺小神廟,第一次以站立的姿態站在自己的這座山上!
而這座山,再也無法束縛住祂了。
雨神的神像,給予了祂新的自由,凡雨水可以觸及之地,皆是祂的國!
「倒是要謝謝那兩個人類了,沒有他們,我恐怕已經消散!」山神冷冷笑着。
不是林辰滅了鬼靈,那雨神留下的力量,即便在山中世界,也不是山神可以碰觸的。
祂的神位太低了,雨神法旨,祂根本無法逾越,能做的只是將林辰送進去。
祂此前並不認為林辰他們能做什麼,只是祂已經到了盡頭,只能抓住這最後的機會。
但沒想到,林辰他們還真把鬼靈斬殺了,讓雨神復蘇的可能歸於零。
「可惜,雨神的力量被他們吞噬了!」
山神搖了搖頭,現在的祂力量還有限,只是一個小神,能做的確實不多,不可能與林辰爭鋒。
但現在的祂也有着優勢,祂可以離開自己的山!
祂可以去爭奪信仰,甚至,效仿雨神,獵殺其他神明!
「憑什麼山神就只能是最下位的小神,憑什麼山神必須匍匐在上神腳底,憑什麼山神就要永世守着一座山!」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我也可以成為上神、天神!」山神低聲嘶吼着。
受人香火,便將受人影響,人的人性便是神的神性,只是凡人總喜歡將神神化,幫他們用最高位的品格以妝點。n
山神動了起來,祂並未習慣現在這不倫不類的神像,一步一拐的往山下走去。
祂將第一次,離開自己這座山。
迷霧中,林辰和月嬋走了出來,他們身上繚繞着黑龍之力,隱匿的手段,便是神的感知也察覺不到。
「你一早就看出祂有問題嗎?」月嬋忍不住驚訝的道。
他們方才已經離開了,但是中途,林辰卻折返了回來,看着那山神廟。
接着,就看到了神山利用雨神神香重組自己的神像,變成那不倫不類的怪物的全過程。
「我只是覺得祂有些奇怪,所以想看看」,林辰道。
就如人很多樣,神亦是如此,林辰倒不是否認確實會有坦然面對死亡的神,但總歸只是少數。
這山神說是為了看護雨神留下的力量而鎮守於此,不如說是被囚禁在這裡,連香火都斷絕。
如此無盡歲月,承受着身形潰散,神格跌落,那種一點點走向死亡的感覺,怕是神也恐懼。
而山神的表現,如此坦然,讓林辰心生敬佩的同時,也就心生幾分懷疑。
當然,只是疑惑而已,所以林辰什麼都沒做,只是在暗處看着。
沒想到這山神還真藏得很深!
「祂如何做到的,一個山神,怎麼可能奪取雨神的神像,用來彌補自己的缺損!」月嬋不可思議的道。
要不是親眼所見,她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祂這廟就在雨神廟腳下,算是跟雨神共享香火吧」,林辰道。
他看着山神離去,並未阻止。
畢竟沒有阻止的理由。
山神想要活下去,又有什麼問題呢。
「林辰,祂現在這個形態,是不是有些熟悉感?」白書卻是問道。
林辰怔了一下。
他並未見過類似的神明或者神像。
白書為什麼這麼說。
「是不是你過去翻閱的典籍中有過類似記載?」林辰問道。
「不是」,白書搖搖頭。
她蹙眉,腦海中閃過一道人影,突然福至心靈,她道「張天機留下的那幅圖刻!」
隨即,她嘆了口氣,她腦海中閃過的人影就是張天機,是他當初窺視了天機,冥冥中,在給現在的他們做出提示嗎?
「三九圖刻?」林辰意外。
隨即將圖刻迅速翻開,裏面有二十七張圖,但當初除了十首九嬰十分清晰,以及那疑似陰陽二神的圖刻,其餘的都看不清。
不過現在,其中一張圖刻,竟然也明晰了起來。
真是剛才那山神如同怪物般的姿態!
山神,亦在三九圖刻中!
這圖刻究竟記載的是什麼,果然窺探到了天機嗎,畢竟這山神是在此時此刻,才變成如今這姿態的!
但三九圖刻,卻早有記載!
林辰神色一變,「十首九嬰和山神,都出現在圖刻中,巧合嗎,太上天府會不會……」
林辰驚疑不定。
他複雜的看着遠處那一步一拐的山神,祂步履蹣跚只為活下去。
「三九圖刻究竟代表什麼,我們並不知曉,貿然做什麼,不一定是好主意」,白書道。
她也看不懂。
三九圖刻最後的一句話,是「大地復蘇,神在腳下」,如今看來,這山神也的確大地中,在腳下。
陰陽二神,在陰陽兩界山山底。
十首九嬰,在十樓七巷之下。
該不會有什麼關聯吧?
「林公子,現在我們怎麼辦?」月嬋問道,她本能的覺得那山神如此手段,絕非善類,但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畢竟山神也沒做錯什麼,只是與神的身份不符!
「走吧,鬼靈才是現在的要緊事」,林辰最後道。
三九圖刻,不知其意,林辰也不能貿然做什麼,但起碼有一點可以斷定,圖刻上的二十七幅圖,只怕將陸續出現。
出現得多了,自然可以窺到端倪!
先解決十首九嬰,讓蟲蟲成為主魂,相信能更進一步了解真相!
兩人一路離開死亡霧區。
只是霧區之外,卻有戰艦艦群懸浮,巍峨之勢,鎮壓一片天空!
亘古商會!
「終於出來了嗎!」雷擎眼睛一亮,而看到林辰身邊的月嬋,看到月嬋的絕色真容,讓他一怔,隨即眼神更為怨毒起來。
林辰,今天得死!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