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
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

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顧綰綰霍世成

標籤: 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 都市 霍世成 顧綰綰
主角顧綰綰霍世成出自都市小說《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作者「顧綰綰霍世成」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結婚三年,霍總沒見過自己太太。 離婚前的一晚,他們竟然以不可描述的方式相見,之後霍總追,霍太太逃。 實在逃不掉,霍太太就給她戴綠帽。 可惜找的對象不咋地,不僅沒有成功離婚,反而越陷越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02: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泰戈親手把茶遞到唐舒雅手裡。
「奶奶喝茶。」
唐舒雅抿了一口,「書背的怎樣了?」
「……還不會。」泰戈回答。
唐舒雅看過來,目光里快速閃過詫異,憤怒,鄙夷,最後變成了容忍。
「笨,明天繼續。」
泰戈點頭,「好。」
「小少爺,快謝謝夫人,夫人讓你回去休息了。」女傭B笑着說。
「?」泰戈。
「快謝啊。」
「謝謝奶奶。」泰戈的臉上也露出了笑臉,轉身就跑。
「慢點。」唐舒雅輕嗤了一聲,繼續喝茶。
顧綰綰跟霍世成趕來的時候,就看到泰戈從裏面跑出來,一個女傭追在他後面。
「泰戈!」顧綰綰一把將兒子拉進懷裡,冷眼看向女傭,「你做什麼?」
「少爺。」女傭停下腳步,先是跟霍世成問好,然後才回答顧綰綰的問題,「夫人讓我送小少爺回去。」
「嗯。」霍世成淡淡應聲,眸光冷沉。
泰戈雖然是個孩子,但是一向行事穩重,極少有這樣調皮的時候。
剛剛那得意的樣子,還真像個孩子。
顧綰綰低頭問泰戈,「沒事吧。」
泰戈悄悄拉了顧綰綰一下,示意她快走。
女傭本想跟着一起回去,腳步剛一動,就聽到男人低沉的嗓音。
「你回去吧,我送他回去。」
「是。」女傭鞠躬,眼神瞧瞧的瞥霍世成。
這個矜貴萬分的男人,看上一眼,也可以長生不老。
顧綰綰一手兒子一手老公,「走了,買的宵夜都要涼了。」
霍世成的房間內。
顧綰綰把麻辣小龍蝦倒在盤子里,又開了兩聽涼茶,才一邊剝蝦一邊問「背了一天的書?」
「嗯。」泰戈挽着袖子,學着顧綰綰的樣子一點一點剝着,「這東西能吃嗎?」
「當然,保證你一吃就上癮。」顧綰綰嗦着蝦頭。
「巴黎沒有這東西。」
「你想回去?」顧綰綰問。
其實泰戈的智商完全沒必要上小學,所以他在哪裡讀書,顧綰綰並不在乎。
全當是給泰戈弄了一個娛樂項目。
但是她的summer工作室剛剛成立,前景一片光明,顧綰綰不想輕易放棄。
可是跟霍世成母親的關係處理不好,他顯然是不能跟自己回去,如果把他丟下,顧綰綰又擔心他的身體。
泰戈從顧綰綰的眼神中讀懂了她的想法,聳了一下肩。
「你在哪,我就在哪。」泰戈遺傳了霍世成不吃辣的基因,吃了一口,就辣的吐着舌頭。
洗了兩遍手還是覺得手指上有辣味。
「你吃吧,我要回去了。」泰戈起身。
「我送你。」霍世成跟着起身,摘下一次性手套對顧綰綰說「你慢慢吃。」
顧綰綰咀嚼的動作頓了頓,點頭繼續剝蝦,父子倆看起來有悄悄話要說,她就不參與了。
一高一矮兩道身影出現在長廊里,泰戈才一臉嚴肅的問。
「你準備跟summer結婚嗎?」
「當然。」
「你打算讓她做寡婦?」
「……」霍世成垂眸看着他,這孩子毒舌的毛病隨誰呢。
泰戈兩手揣在褲兜里,稚嫩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如果你不能治好自己的病,我建議你不要連累summer。畢竟她的幸福,是最重要的。」
「誰還可以給她幸福。」霍世成唇角勾出一抹冷笑,「白燁?」
泰戈的眼睛裏划過一抹亮光,「也不是不可能。」
兩人都不再說話,靜靜的邁着沉穩的步伐。
良久,泰戈輕聲說,「白燁雖然沒有為summer做什麼,但是在她需要的時候,他可以為summer死。」
說完,他看向霍世成,眼神充滿了質疑。
「事業,老巫婆……你可以為了summer統統放棄嗎?」
霍世成黑漆漆的目光在夜色中更顯得冷沉,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但是薄唇勾出了一抹冷意。
快要走到泰戈的院子時,傭人慌亂的走動起來。
一個女傭不小心撞到了霍世成。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沒看路。」女傭低着頭道歉。
「怎麼回事?」
「夫人突然不舒服,請醫生看過了,我去拿葯。」
「不舒服?」
「嗯,突然鬧肚子。」女傭說完,快步走開。
霍世成看向泰戈,看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得意。
「你做的?」他問。
「你要替她報仇嗎?」泰戈毫不畏懼他凌冽的目光。
誰欺負summer,他就要誰吃苦頭。
看着小包子那副護犢子的樣子,霍世成冷嗤一聲,繼續走,「剩下的葯都丟了。」
泰戈眼神動了動,跟上,「早扔了。」
唐舒雅被確診為急性腸炎,上吐下瀉的折騰到後半夜開始掛水。
霍世成禮貌性的過來探病。
躺在床上氣若遊絲的唐舒雅,斷斷續續的吩咐,「嚴查廚房……抓到……給我,給我重重處罰。」
「可能是水土不服。」霍世成寬慰到,「沒人敢針對您。」
「沒人?哼,我看你們巴不得我死……」
霍世成站在一邊不做聲,白燁端着熱水過來,「夫人,喝點水。」
「不喝!」唐舒雅一把推開。
熱水灑在白燁的手背上,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又把水杯蓄滿,再次遞到唐舒雅的面前。
「你會脫水的。」
唐舒雅瞪他一眼,他雖然固執但還是對自己好的。霍世成雖然是親兒子,可是看熱鬧的成分更大。
白燁拿來枕頭,墊在唐舒雅的身後,一口一口的喂她喝水。
一杯水喝完,他又撤掉枕頭。
「您休息一會兒,我幫您看着液體。」
唐舒雅嘆了口氣,對霍世成說,「行了,你也回去吧,別在我這假惺惺的。」
霍世成也不解釋,轉身要走,白燁突然說,「我送少爺。」
長廊里,霍世成停下腳步,白燁也跟着停下。
就在白燁想要說什麼的說話,男人一記勾拳猛地揮了過來,直接把白燁打的踉蹌了兩步,靠在了柱子上。
「為什麼撞盛夏。」男人冷聲質問。
白燁擦了一下嘴角邊的血絲,倏地笑了,「沒吃飯?」
砰!又是一拳。
白燁俊俏的臉頰頓時腫起一片,他摸了一下,仍舊是笑,「你也不過如此。」
說完白燁反手就是一拳。
平時看他儒雅斯文,文質彬彬的像個教授,沒想到動起手來也是狠准快。
但是他跟霍世成的戰鬥力不可比擬。
白燁算的上是最強王者,但是霍世成明擺着是榮耀王者。
就算他的身體狀態大不如前,但是對付白燁也是綽綽有餘。
直拳勾拳,雖然沒有完全躲過,但是並沒有對霍世成造成傷害。反倒是男人被惹怒後,一個後手直拳,直接把白燁給打的栽倒在地。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