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栗寶蘇深意

標籤: 古逸風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逸風 都市
《栗寶蘇深意的小說叫什麼名字》是作者「栗寶蘇深意」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逸風古逸風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3: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一塵摸了摸鼻子,單身怎麼了,單身他還有兩個兒子……
這麼想似乎也還行。
想到蘇何問和蘇何聞現在跟粟寶都挺好,涵涵和梓晰雖然有些坎坷,但也算無驚無險,走上正途。
家人平安喜樂,經濟自由,雖然大家都忙了一些,但時間自由。
好像也不缺什麼了。
蘇老爺子低頭看新聞,一邊隨意問道「對了,『兒媳婦』的事你打算怎麼辦?補辦結婚證嗎?還有,要不要補辦婚禮。」
再怎麼說蘇一塵都沒有結婚過,蘇老爺子覺得結婚乃是人生大事,如果他需要的話,他和老婆子兩個老的就給他操辦一次婚禮。
蘇一塵淡淡說道「不用了。」
頓了一下,他道「我會跟她領個證。」
她回來後一直盯着蘇何問和蘇何聞,至少很長時間內,她都會在蘇家。
她現在沒有靈智,一個身份才能讓她避免諸多麻煩。
如果未來她清醒了,不願意留在蘇家,他隨時可以跟她去離婚。
目前他能做的也就只有這樣了。
蘇老爺子點頭「也好。」
蘇一塵想到了什麼,抬頭說道「過了年後就是粟寶五歲生日了,到時候我帶她去霓光島過。」
蘇老爺子立刻說道「什麼叫你帶她去,我們就不用去了?」
蘇一塵默然道「我沒說這話,會一起去。」
蘇老爺子這才放心的繼續看新聞了。
蘇一塵看着屏幕上遊樂園的試業規劃。
遊樂園已經建好了,過段時間就可以試營業,人氣上去後的海島遊樂園,那才是真正的遊樂園。
蘇一塵不糾結於必須要粟寶第一個去玩,小孩都是喜歡熱鬧的,熱鬧的遊樂園總比冷冷清清的遊樂園好。
等遊樂園的名氣打起來,到時候就開始限票了……這樣粟寶去的時候,想玩什麼就玩什麼,既不用排隊也不會太冷清。
還能在這段時間賺點錢……
遊樂園的產權歸屬在粟寶名下,以後遊樂園賺的錢都會存到粟寶名下。
一年一個億的話,等她18歲的時候也得有十幾二十個億,女孩子么,就是要有多點錢,才有底氣!
時間過得真快呀,感覺小傢伙才剛回蘇家不久,現在就快五歲了。
剛接回來的時候也才三歲多……
正想着,就聽篤篤篤的聲音響起,蘇一塵和蘇老爺子抬頭看去,皆是心尖一跳。
樓梯上站着一個慘白僵硬的女人,一頭黑髮垂直着,就這樣直勾勾盯着他們。
是個人都會嚇一跳!
蘇老爺子緩過神,心底還是覺得毛毛的。
怪不得老太婆會被嚇到,這麼個『兒媳婦』……
蘇老爺子搖頭,蘇老夫人正好從餐廳出來了,看到樓梯上站着的姚欞月也是嚇得手一抖,旋即才拍拍心口。
「起來了啊……」蘇老夫人說道「那下來吃東西了。」
姚欞月半晌沒動,突然抬手使勁揮了揮,然後說道
「哈……哈嘿嗨!叉……出去!」
蘇一塵「……」
蘇老爺子「……」
蘇老夫人「……」
誰教的?
給老娘出來!
蘇老夫人驚愕回神,立刻想到了小五,卧槽還可能是聽了蘇何問說的她才記住。
那哈嘿嗨這種就只能是小五教的了!
蘇老夫人笑得很溫柔「小五起來了嗎?」
鳥起得早,天黑就睡,天亮就起。
小五肯定起來了,不過是在二樓的陽台玩耍。
只有它一隻鳥,它真的挺無聊的,叼着一個小藤球跑過去,投籃——準確的投在只跟它一樣高的小籃球框里。
投完藤球,它又跑到一邊,踩着只有它半個身體那麼大的滑板車,吭哧吭哧划到「停車場」,把滑板車停好。
然後又又又叼起一個硬幣,放在一個石磨旁邊的錢盒子里,拉石磨的是一個小骷髏,硬幣投進去後它就開始吭哧吭哧的磨起磨。
小五歪頭,看着小骷髏。
「嘎……有錢能使鬼推磨!」
小五拍拍翅膀,叼着一個小小的單車,這單車也是鸚鵡專用的玩具,不到半個巴掌大小,小五騎了兩圈一拍翅膀,單車就自己飛了出去。
一大早上,它就自己一隻鳥來來回回,跑上跑下,叼叼這個咬咬那個,簡直比做早餐的蘇老夫人還忙。
這時候小五突然聽到似乎有人在說它。
好像是老太太的聲音……
小五嗖一聲沖回自己的熱帶雨林房間,叼着鐵籠的網門拴上。
好像還不放心,又叼來一根小木棍頂在網門前。
然後心驚膽戰的貼在籠門上,小綠豆眼滴溜溜盯着外面。
「老六!老六!」小五喊「你起來了嗎老六!」
懸鈴趴在粟寶床邊的地毯上,眼皮抬都沒抬一下。
粟寶被這些動靜吵醒,她昨晚睡得早,也睡夠了,一翻身就起來了。
她迷迷糊糊看了看四周,感覺到有點冷,趕緊裹着小被子,跟一隻毛毛蟲似的蜷縮在床上。
「好冷哦!」粟寶看着窗外「今天沒有出太陽嗎?」
呆坐了一會兒,她才試探伸出小腳腳。
被子外面的確有點冷~
不過她的小腳丫正好碰到懸鈴,毛茸茸的暖呼呼的,粟寶動了動腳丫子。
懸鈴一翻身,露出自己的肚皮,撒嬌似的喵嗚嗚的叫着。
用自己的肚子給粟寶暖腳腳。
貓牌暖腳器~
粟寶只覺得腳底下痒痒的,忍不住笑起來,兩個大腳拇靈活的動呀動。
「好啦,我要起來咯!」
粟寶掀開被子,飛快的跑去衣櫃前穿好衣服褲子,跑去刷牙洗臉。
睡得太久,肚子都餓啦!
「咦,小五呢?」粟寶出房間前突然想起今天有些不對。
以前她一醒,小五就跑過來跟她說「土味情話」,今天怎麼不見鳥影啦?
遠遠的,小五喊了一聲「天太冷了,有什麼事來我被窩說!」
粟寶「……」
她來到陽台外邊,蹲在小五「房門」前問道「小五,你怎麼啦?」
天氣太冷了嗎?
哥哥說鸚鵡屬於熱帶鳥類,很怕冷。
冬天15度以下,鸚鵡會很難過冬,甚至會凍死。
京市現在的天氣已經在15度一下了,但小五這段時間一直在室內,她都沒帶它出去呢。
室內有暖氣,上次她脖子卡了欄杆後陽台就封了大玻璃,所以連陽台也是暖和的,應該不會冷呀!
粟寶碰了碰小五的鼻子「你沒事吧?」
小五可憐兮兮「空虛,寂寞,冷!」
粟寶「……」
一旁的懸鈴翻了個白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