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九荒紀
九荒紀

九荒紀荒天帝

標籤:
靈異《九荒紀》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荒天帝」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林伯宋天宇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一個鄉下來的,也好意思戴這珠昂貴的鈺翎釵,姚雪,我把它搶過來給你了,我幫你戴上。」那尖酸又刻薄的聲音,震得楚妙腦袋「嗡嗡」作響。一段久遠的記憶,驀地沖入楚妙的腦海。昭元帝五十四年,七月初六...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18:0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蕭容瑾看着燕帝離開的方向,然後抬起手向楚妙招了招手。
楚妙走到他身邊,被他摟在懷裡。
「大哥走山道,我們的人一時半會找不回他,陳鈺又向皇上請旨守孝,怕是鐵了心要跟邵家的人斗到底了。」楚妙說道。
蕭容瑾說「皇上讓我留下來看着陳家,你這幾日便寸步不離的留在陳鈺身邊,別讓邵家的人靠近她,還要盯着她那個母親。」
「我知道,我已經提醒陳鈺讓她多注意陳夫人,我總覺得陳夫人不對勁。」楚妙把在邵家的情況告訴蕭容瑾「我給陳太傅把脈的時候,發現陳夫人看我的眼神好像很怕我發現什麼,幾次偷偷看我,這不是正常人的心理。」
「她為什麼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而不是光明正大的看,還有,太醫跟她說,讓她來找我,看我能不能讓太傅起死回生,那陳夫人可是一句都沒問我,直接放棄太傅,她可是太傅的髮妻。」
「陳太傅是陳家的頂樑柱,太傅死了對她有什麼好處?」楚妙反問。
蕭容瑾想到了什麼「太傅死了對她沒好處但是對邵家有好處,邵家可以吃絕戶。」
楚妙覺得蕭容瑾說的很有道理,而從邵氏的種種表現來看,邵氏是被邵家的人迷惑了。
她是為什麼會對邵老夫人唯命是從。
陳鈺可是她的親生骨肉啊。
「你看陳鈺的狀態怎麼樣?」蕭容瑾問。
楚妙說「不好不壞,能看得出來她在崩潰的邊緣一直撐着自己,不過不用擔心,眼下她不會做傻事,她答應我她會好好的,現在唯一支撐着她的,怕是太傅的死了。」
「世子,世子妃。」流光快步走入。
蕭容瑾道「怎麼了?」
「邵家的人來了,陳夫人把人放入陳家的。」
楚妙擰緊了眉頭,對陳夫人的做法實在不喜。
蕭容瑾直接下達命令「看看陳姑娘的意願,若是陳姑娘不喜歡邵家的人留在陳家,就把邵家趕出陳家去,若是他們敢反抗,格殺勿論。」
楚妙挑了一下眉,看向男人,蕭容瑾對格殺勿論有什麼誤解。
不過對待邵家的人,確實不用客氣。
流光回道「是,那屬下去調一支影衛把陳家圍起來。」
「嗯。」蕭容瑾對流光的聰慧是越發滿意了。
流光走後,楚妙搖了搖頭對蕭容瑾說「你不打算去看看。」
「我們在幕後看,站在人前有時候看不清楚,走。」
陳家大院。
邵老夫人這會兒又病好了,穿着體得的衣物和馮氏走入陳家的大院。
鍾嬤嬤提前走入大廳,把邵家到來的事情告訴陳鈺。
跪在地上燒紙錢的陳鈺,猛然抬頭看向外頭。
邵老夫人、馮氏,還有陳家宗族的人一塊來。
她的母親邵氏也在其中。
陳鈺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道「來為父親上香者,拿香給上門拜訪的客,鬧事者,一律打出去,陳家無意用外人插手父親的喪事。」
說完,陳鈺繼續低頭往鐵盆里扔紙錢。
陳家宗族的幾位族老先到大堂,陳家管事給幾位族老遞香。
他們規規矩矩的給陳太傅鞠躬。
到了邵老夫人和馮氏時,陳鈺也沒有阻止。
上了香,邵老夫人並未離開,她站在陳鈺面前,說「鈺兒,外祖母和你娘商量過來,你父親的喪禮會由陳家族老和外祖母幫忙打理,你一個未出閣的女子,有些事情總不好拋頭露面。」
「還有你父親生前留下來的親筆典籍……」
陳鈺聽到他們對自己的父親生前的典籍動了心思,一下子翻掀了鐵盆。
盆子里的星火赫然躥起……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