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 都市
都市小說《江寶寶厲北爵》,男女主角分別是江寶寶厲北爵,作者「前夫又來搶萌寶」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我……」白羽菲絞盡腦汁,最後,她指着小安道「我是被這個女傭給氣糊塗了!」
秦亦言並沒有被糊弄過去。
他的眉頭越皺越緊,質問道「她說了什麼,我也聽到了,似乎沒什麼能惹怒你的吧?倒是你,怎麼變得如此囂張跋扈了?!」
眼見秦亦言的眼睛裏,竟然有失望的神色,白羽菲內心頓時惶恐不安極了!
她接受不了秦亦言那樣的眼神。
眼珠開始亂轉,就想找個辦法,扭轉局勢。
下一秒,白羽菲就想到了什麼。
她忙走到秦亦言的身邊,哭着道「對不起,哥,我也不知道我剛剛怎麼了,一醒來就那麼大的脾氣,我平時里不是這樣的,不信你問問這個女傭!」
說完,白羽菲又對着小安道歉「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拿你當撒氣桶的!」
眼前的這一幕,都把小安給看懵了。
她知道白羽菲善於偽裝,可是能突然道歉的如此誠懇,且發自肺腑……
小安還是震驚了。
秦亦言暫時沒有理會白羽菲,而是對小安道「一會兒我讓管家給你一筆撫恤金,你現在去休息吧。」
「是。」
小安惴惴不安地站起身,等她走出門去,便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其實剛剛……她說謊了!
她知道秦亦言休息在家的!
而以前,她是絕對不屑於做說謊這種事。
可白羽菲太過分,欺負自己不說,還對夫人那麼差勁兒,這樣的人……應該接受懲罰!
她也希望秦亦言能不再被迷惑,對夫人好一點!
小安心中懷着希望,連身上被打的痛感,都減輕了不少!
但房間里的氣氛,就沒那麼輕鬆了。
秦亦言看着白羽菲,在等她給出一個解釋。
白羽菲垂着頭,哽咽着道「對不起,是我沒能控制好我的情緒,傷到別人了。」
「可你之前不是這樣的。」秦亦言很失望。
「也許……是回來之後,感覺壓力太大了吧,心思敏感,別人的一個無心之舉,都能讓我變得很暴躁,哥,真的對不起,我也不想這樣的!」
白羽菲越說越難過,哭泣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看到妹妹這個樣子,秦亦言是心疼的。
但同時也有幾分自責。
菲兒回來之後,他身為哥哥,平日在家中都沒怎麼關心過她。
以至於她內心有了情緒波動,他都不知情。
最後還是事情要鬧大了,才以這種不堪的方式知曉。
秦亦言覺得自己應該做出改變。
但菲兒剛才做的也確實……
「就算是道歉,你也應該找那個女傭道歉,畢竟是你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打了她!」
向個女傭道歉?
白羽菲很排斥。
可是面對秦亦言,白羽菲還要做出低眉順目的樣子「我知道了。」
「一會兒,我讓人將早飯送到你房間來,你自己也好好反思一下,不要只是口頭道歉而已。」
「知道了。」
秦亦言說完,準備離開。
白羽菲見狀,忙喚道「哥!」
見秦亦言回頭,白羽菲怯生生地問「你……對我失望了嗎?」
失望……
多少是有的。
不過看着白羽菲哭紅的臉,秦亦言嘆道「你先吃飯,等你一會兒冷靜了,我再來找你。」
話音落下,秦亦言頭也不回地離開。
而白羽菲則失魂落魄地坐回了床上。
隨後,她緩緩捏緊了床單。
也想明白了前因後果!
「那個小賤人,故意騙我是吧!我暫時動不了柳心愛,難道還動不了你?我一定會給你點顏色看看的!」
白羽菲的眼中有刻骨的恨意。
而被她恨上的小安,此刻在給柳心愛做芝麻核桃羹。
柳心愛最近辛苦,如果吃得再不好,身子肯定會垮掉的。
所以小安空出時間,就會琢磨點好吃又能補身子的美食給她。
就在小安準備關火的時候——
「什麼東西啊,這麼香?」
小安回頭,見是柳心愛,便問「您怎麼沒多睡一會兒啊?」
柳心愛走到小安身邊,說「心裏總是惦記事情,睡也睡不好。」
說著,柳心愛深呼吸了下,贊道「好香啊!」
「這個是芝麻核桃羹,裏面有六七種材料,馬上就好了。」
小安關火,再將濃稠的核桃羹,盛在了一個小碗里,放到餐桌上。
柳心愛坐在桌前。
而後對小安道「你也盛一碗,坐下來一起吃吧。」
小安聽言,又盛了一碗。
可她沒有坐下來,而是笑眯眯地將核桃羹推到柳心愛身體的另一側。
竟是秦亦言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了餐廳。
秦亦言盯着黑乎乎的東西,有些嫌棄「這能吃嗎?」
「應該是不能,所以你別吃了。」
柳心愛說著,就要將碗拿回來。
可秦亦言拍開了她的手,霸道地將核桃羹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二人的舉動,小安笑道「兩位別爭了,還有好多呢,你們慢慢吃。」
小安說完便要走。
可柳心愛突然發現她的臉頰紅紅的,連忙問道「小安,你臉怎麼了?」
「沒、沒什麼。」
小安不想柳心愛擔心,敷衍了句,便匆匆走出餐廳。
可柳心愛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兒,就想叫住小安。
秦亦言卻道「小安今早被菲兒打了。」
「什麼,她又打人!?」
柳心愛眉頭擰緊,眼神里,還帶着不滿。
秦亦言則根據柳心愛的反應,諱莫如深地說道「看來你之前就知道這件事了,那你為什麼不對我說?」
說了又有什麼意義,搞不好秦亦言會認為她和小安聯手演戲呢。
柳心愛垂下眸子,一邊用勺子攪動核桃羹,一邊慢條斯理地道「你出面,能解決什麼?」
「當然是制止菲兒,讓她承認到自己的錯誤,以後不再犯!」
「你覺得她能改?」
秦亦言解釋「菲兒本性不壞,她也是回來之後的壓力太大,身體又過敏,緊張感無法排解。」
「這是她對你說的?」
「嗯。」
得到這個答案,柳心愛沒再說話。
秦亦言卻擰起了眉。
這個女人在用什麼語氣和他說話?
審問犯人嗎!
柳心愛自然沒在審問犯人,她只是搞清楚了一件事白羽菲沒有實話實說,而秦亦言相信了她的謊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