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
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

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張浩朱允熥

標籤: 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 朱允熥 藍玉 都市
主角朱允熥藍玉出自都市小說《回到明朝斗朱棣朱允熥》,作者「張浩朱允熥」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1: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個」朱高熾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若你是燕王!」朱允熥看着他,「你怎麼做?是交好扶持瓦剌,拉攏其他各部,然後坐享漁人之利。還是毅然集結兵馬,直接參戰呢?」
朱高熾低着頭,「嗯若是臣的話,還是第一種,先靜觀其變與其結盟。」
這是最穩妥的辦法,把瓦剌扶持成北元各部的眼中釘,然後大明用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收益。
可是
「你父親所想,定然跟你截然不同!」朱允熥笑了笑。
朱高熾沒說話,憨厚一笑。
「這就是你跟你父親的不同之處,你想着穩妥,而你父親燕王,想的卻是一勞永逸!」說著,朱允熥頓了頓笑道,「估摸着,現在你爹應該就在進京的路上,北平那邊的兵馬也早就整備好了!」
朱高熾大驚,趕緊起身道,「這等大事,臣父自然不敢擅自」
「機會錯過就不會再有,你爹進京見朕,就是要跟朕說明他為何要做這麼做!快馬進京,快馬返程,然後馬上出兵!」朱允熥笑着打斷對方,「瓦剌與北元各部正面作戰,你父奇兵出擊,用瓦剌部當誘餌,對北元各部圍而殲之。」
「見鬼了,他怎麼知道?」
朱高熾額頭出了一層細細的冷汗,心中驚詫不已。
「若打得不順,就用瓦剌部當炮灰。若打得順了,掉頭就把瓦剌吃下去。」朱允熥笑道,「是不是?」
說著,看向朱高熾,又問道,「他人還沒到,但朕已知道他的意圖。你覺得,你父親對北元的謀劃,能成嗎?」
「臣不敢妄言!」朱高熾站起身說道。
「坐坐!」朱允熥按按手,嘆息一聲笑道,「這就是你和你父親的不同之處了!這也是你不如他的地方!」
朱高熾心中一怔,滿臉詫異。
「你是不是覺得只有結盟冊封然後分化,才是最省時省力的?」朱允熥笑問。
「臣也是一時之見!」
「其實你這麼想也沒錯,如果大明也參與北元的內亂,且直接用兵的話,不但容易引起北元各部的抱團反抗,而且耗費無數。」
「但是,你沒看到另一面!」朱允熥說著,細長的手指再次敲打桌面。
見他說只說一半,朱高熾很識趣兒的捧哏道,「臣愚鈍,目光不如皇上萬一!」
「你已經很好了!」朱允熥笑笑,隨後正色道,「你沒看到,如今正是北元最虛弱的時候!」
「數年之間,北元先有捕魚兒海之敗,又有塞外十幾萬兵馬覆滅,已是元氣大傷!」朱允熥低聲道,「額勒伯克昏庸無道,各部離心離德。而且,草原各部在我大明連年打擊之下,不斷收縮北上,部族死傷慘重早有厭戰之心。畜牧經濟之道,更是一塌糊塗。」
「現在的北元是最弱的北元,你爹的想法很簡單,趁他病要他命!你爹是要人家的命,而你想的是還要給人家留口氣!」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個道理,你應該懂!」
忽然,朱高熾心中生出幾分爭強好勝之心,有些不服氣的說道,「草,永遠都除不幹凈。臣是覺得,與其用之以兵,不如用之以謀。北元既殘不成氣候,各部內亂只會越來越弱,我大明坐收漁利最好,且用兵乃是大事,萬一戰事不順」
「你比你父親,少了幾分魄力!」朱允熥笑着打斷對方。
「臣」朱高熾一時無言以對。
朱高熾所想不能算錯,甚至乃是最正確的辦法,但是他沒想過一件事,那就是只有死掉的敵人才是最好的敵人。
可能也正是他所想,所以後來大明的對外主動出擊變成了被動防禦,乃至於他的孫子,大明戰神二代目,直接讓蒙古人抓到草原吃韭菜花手把肉去了。
保守,是整個帝國的通病,不單是他朱高熾。
「你父親現在到哪了?」朱允熥隨口問道。
「他?」
「別瞞了,朕剛才說了,這封信到的時候,你父親定然已在路上了。他此次來京,就是要跟朕言明利害關係,讓朕許他出兵。以他的性子,不可能在北平等着。」
朱高熾看看朱允熥的臉色,「臣父說快馬加鞭,想來此時應該到了山東境內。」
「嗯!那就快了!」朱允熥把那封信放入御案的抽屜當中。
朱高熾緩緩站起身,「若皇上無事,臣先」
「急什麼?」朱允熥笑道,「眼瞅到飯點兒了,留下陪朕一塊用膳!」
~~
王八恥帶着兩個太監,從外邊抬了飯桌進來。
朱高熾瞥了一眼桌上的菜肴,神色之中滿是意外。
一小盆米飯,一道蘿蔔乾炒臘肉,一道煎魚,一碗白菜豆腐湯。
「這?」朱高熾猶豫片刻,「皇上,您就用這?」
「已經很好了!」朱允熥笑着,盤腿坐在炕桌邊上,「朕素來喜歡吃這些家常口味的飯菜,大魚大肉反而吃不下去!」說著,笑道,「一起來!」
朱高熾忙站起身,給朱允熥裝飯。
「臣是覺得,皇上您也太清苦了一些!」朱高熾想想,笑道,「這等菜肴,怕是江南富家翁家裡都不屑」
「你也說了是富家翁,尋常百姓家見着肉就是過年,朕的餐桌上有魚有肉,怎麼就清苦?」朱允熥笑着把蘿蔔乾臘肉里的湯汁淋在飯上,開口道,「你我皇明子弟,且不可驕奢淫逸啊!」
說著,扒了幾口飯,繼續笑道,「宮裡以後每年的花費,就控制在七萬上下,皇家是天下的表率,受萬民供養理當愛惜民力。」
「不但朕這樣,以後朕的子孫也要這樣,勤儉乃持家之良策,治國之德。」
「朕還記得當年皇祖母在世的時候,每逢皇爺爺率領官員祭天求雨的時候,所吃的飯食都是皇祖母帶人準備,就是窮人家的粗糧葉子菜粥。朕記得有一年,因為大旱皇爺爺在天壇住了整整三天,三天里吃的都是粗糧葉子菜糊糊。」
「當時皇爺爺還在先父說,跟戰亂時節比起來這已經很好了,起碼是人吃的糧食!」
「大江山不容易,做江山更難。朕知道你心裏對朕在對你們這些藩王的事上,很是不以為然,以為小題大做,私底下說朕刻薄寡恩」
「臣覺悟此言!」朱高熾一頭冷汗。
「嘴上沒說,心裏定然有吧!」朱允熥笑笑,「你想過沒有,上樑不正下樑歪啊,第一代藩王們就驕奢,那以後呢?」說著,親手給朱高熾夾了一筷子菜,放在對方碗里,「朕聽說六叔楚王,一頓飯要七十多樣菜。那哪是吃飯呀?那是吃錢嗎?他哪來的錢?」
朱高熾猛的低頭,把嘴巴塞滿。
「別接茬!千萬別接茬!」朱高熾心中暗道,「我要是順着他口風說,說不定日後對付六叔,我就是他手中的刀!」
「這次你父親來也是好事,朕有很多話也要和他說說!」朱允熥繼續笑道,「對了,你看朕,忘了你們父子其實也很久沒見了!」
說著,沉吟片刻,「骨肉分離,哎,兩處相思啊!」
「啥意思?讓我和爹回北平?」朱高熾心中一震。
「你也是成家的人了!」朱允熥說道,「這樣吧,等見着你父親,我跟他說讓他把你的夫人送來京師,讓你們團聚!」
「我弄死你丫的!」朱高熾心中大罵,「扣着我不算,還把我媳婦也弄來是吧?你丫壞透了你個壞嘎嘎!」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