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夫人難哄:這屆總裁太難帶
夫人難哄:這屆總裁太難帶

夫人難哄:這屆總裁太難帶桃宜

標籤: 傅之遇 夫人難哄:這屆總裁太難帶 都市 顧雲淺
「桃宜」的《夫人難哄:這屆總裁太難帶》小說內容豐富。精彩章節節選:他們不僅不感謝,還以為你佔了便宜,處處針對你,我早就看不過去了!」林渲染抿抿唇,沒吭聲。秦喻看出她心裏難受,一把將她抱住,「想哭就哭出來吧。」林渲染在懷裡呆了小片刻,低頭蹭掉眼裡的濕意,笑了起來,「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遊樂場慶祝。」半個小時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06: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沈新月的腦子都快要炸掉,抓破了頭皮也沒想到報復林渲染的辦法。
唯一想到的,只有孫絲伶。
沈新月撥了孫絲伶的號碼,「媽,您知道嗎?林渲染竟然是千面狐狸!」
孫絲伶接電話的時候,正一邊讓尚媽給自己修指甲,一邊看千面狐狸的直播回放,此時看得眉舒眼寬,好不休閑。
猛聽得沈新月這話,手一扯。
尚媽的剪刀就剪在了她肉上。
「噝!」孫絲伶瞪尚媽一眼。
尚媽不由得身子一縮,等着她罵人。
孫絲伶這會兒哪有時間罵人,忙出聲問,「你什麼意思?說清楚一點?」
邊說,邊示意尚媽退遠一些。
尚媽如臨大赦,拿着工具迅速跑遠。
沈新月的聲音在電話裡帶着哭腔,「我剛剛聽到林渲染和白子安的對話了,白子安親口說的,她是千面狐狸。媽,林渲染耍我們,以前在家裡裝可憐,還跟我們說她家沒錢,全都是騙人的!她就是在耍着我們玩兒,我們全都變成了她的笑料!」
孫絲伶聽着沈新月的話,腦袋跟着嗡嗡響起來。
雖然已經知道林渲染本事不小,可卻從來沒把她和千面狐狸牽扯在一起過。
如果她真是千面狐狸,那自己以前……
孫絲伶一想到以前對林渲染的那些刻薄諷刺,臉就一陣陣烤得厲害。
簡直沒臉見人了!
孫絲伶向來優越感強烈,把臉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沈新月這消息無疑把她這麼多年來精心維護的臉面撕個粉碎!
她想否認,想說沈新月一定聽錯了,可腦海里猛然就閃出了沈亦崢的話。
他不僅一次問自己,知不知道林渲染是誰。
敢情,是在暗示這個?
孫絲伶一掌拍在桌上,手掌拍得生痛生痛。
無心管手痛不痛。此刻她更在意的是,自己那張丟光了的老臉!
沈新月不過欺負了林渲染,她呢?這邊無視林渲染,那邊又不斷地給她和沈亦崢創造機會,還厚着臉皮去撮合他們兩個……
孫絲伶直想找個地洞藏起來,一輩子不要見人。
臉疼。
胸口疼!
孫絲伶覺得哪哪哪都疼得厲害。
她連叫了幾聲尚媽,尚媽沒答應。
最後只能捂着胸口往外跑。
才跑到大門口,身子就一晃往地上跌去。
險險扶住大門,孫絲伶臉上顯出一片絕望。
「完了,完了!」
原本以為千面狐狸哪怕和唐文明關係非常,總還有希望。
只要兩人沒訂婚,自己就能搞搞手段,把她和沈亦崢湊在一起。
可現在……
什麼都沒了!
林渲染就是千面狐狸,她對自己那麼恨,怎麼可能和自己兒子好?
她身後那一億粉絲,一億粉絲所代表的力量財路,全都沒了!
心頭最理想的強強聯手,流產了!
利益的流失比臉面的流失還要讓她絕望,難受。
孫絲伶捂着額頭,只覺得天旋地轉,隨時能暈死過去!
「阿姨。」就在此時,孫絲伶的臂下突然出現一隻手將她扶住。
女孩子清清亮亮的聲音繼續響着,「您好,我是來找阿崢的。」
——
沈新月在比賽場外等了半天,也沒等到孫絲伶到來。
她的電話半途掛斷,連個招都沒給自己支。
沈新月越想越氣,越想越委屈。
她叭叭地拿包砸了一陣牆,直砸得限量版包包都變了形。
可砸再多包包又能怎樣?
還不是什麼也挽回不了?
她想就此離開。
可人就是有劣根性。
心裏越是不甘,越不願意離開讓自己不甘的環境。
沈新月最後還是進了場。
沒坐多久,就聽到了主持人熱情洋溢的聲音,「最後一組的表演將由我們最最厲害,最最帥氣,最最崇拜的白子安,小白完成,大家掌聲在哪裡!」
頓時,全場轟一聲,掌聲如雷。
白子安在本地擁有超高人氣,觀眾大多數奔着他來。
掌聲未散,燈光驟然一暗。
在淺藍神秘的光束中,黑色身影緩緩滑動。
「小白,小白。」
台下觀容立刻瘋狂叫了起來。
這叫聲一度掩蓋音樂。
白子安在光圈裡做着優雅的動作,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引起女生尖叫狂呼。
有些人甚至被他迷得暈了過去。
在做完幾個簡單動作後,他伸手朝向暗處。
另一隻手緩緩伸過來,落在他掌心。
纖細雪白,指頭根根柔軟無骨,美得像飄在水裡的水草。
「哇,他帶了女伴。」
「不會吧!」
「他從來沒跟人雙滑過唉!」
「我們的小白要被搶走了嗎?」
「太殘酷了吧。」
在看到那隻手時,台下再次炸裂,各種議論聲齊齊響起。
大家的眼睛紛紛睜得奇大。
想要一睹對方的芳容。
「有什麼好看的,不過醜巴怪一個!」沈新月聽着大家的議論,冷冰冰地道。
她心裏還壓着火。
不過,在聽到台下的反應時,又有了希望。
白子安向來都是一個人滑,突然出來個女人,一定會被批死的。
搞不好林渲染還會被人肉,被群攻!
沈新月巴不得林渲染被大家批鬥,最好每天圍着她丟臭雞蛋!
她甚至開始想像這個畫面,越想,心情越好。
「哇!好漂亮!」
「靠,天女下凡啊。」
「和小白好有CP感哦。」
林渲染露臉的那一刻,台下發出新一陣的讚歎聲。
「長這麼美,也只有咱們家小白配得上。」
沈新月慢慢回神,聽到的卻不是她想要聽的話。
全是對林渲染的讚美?
沈新月的指甲又扣得死緊死緊,磅礴的怒火滾滾噴涌,一對眼睛血紅血紅,都能吃人!
這些人都是瞎子嗎?
不是口口聲聲喜歡白子安嗎?
這麼乾淨的白子安被林渲染拱了,她們怎麼不憤怒?
音樂聲突然響起。
林渲染在白子安的牽引下驟然一個點地轉,接着兩人自由地滑動,飛馳。
觀眾的目光全都鎖緊在二人身上,但見他們步伐一致,一黑一紅,在白色地板的映襯下耀眼奪目。
白子安不時引着林渲染做個高難度動作。
動作靈動利落,兩人不似在滑,更似在雲上飛……
「哇!」
「哇哇!」
「哇哇哇!」
台下,驚嘆聲接連不斷。
林渲染本就有舞蹈功底,加上白子安的高超表現,完全看不出一丁點的生疏。
大家紛紛猜測到底是哪裡來的花滑新手,怎麼從來沒見過。
聽着這些讚歎聲,沈新月一張臉擰得扭曲起來,指甲在椅子上摳斷了好幾根!
她就不信,搞不死這個林渲染!
剛結婚呢,就跟人表演雙滑,還摟摟抱抱,星光傳媒老闆受得了?
就算受得了,被那麼多人評論,他能視而不見?
沈新月想到這裡,卡卡,一連拍了好多照片。
她不知道星光傳媒的聯繫方式,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沈新月特意把照片發給一個家裡做傳媒的富二代,讓他想辦法全網發。
做完這些,沈新月心頭的惱怒這才稍稍消減。
「林渲染,敢跟我搶人,看你怎麼死!」
——
沈亦崢走出公司。
「沈總。」許飛揚握着手機,綠着一張臉站在車前,眼神閃爍。
「有事?」沈亦崢只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心事,「你要有事,自己先走。」
許飛揚結婚生子,家裡的事多一些,沈亦崢並不勉強。
「不是。」許飛揚走過來,只覺得頭皮發硬,難以啟齒到了極點。
最後還是道「是……是這個。」
他把手機遞過去。
沈亦崢低頭就瞥見了兩道漂亮的身形。
一男一女,一紅一黑。
男的將女的高高舉起,女的騰空做劈腿展翅,即使靜止的照片,依舊可以感受到二人動作的韻動優美,配合的默契。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