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科幻›當世界崩壞之時
當世界崩壞之時

當世界崩壞之時冷傲下的溫情

標籤:
《當世界崩壞之時》,以扎德斯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扎德斯」傾力打造的一本科幻,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世界正在面臨崩壞。雪上加霜的是,從未知的蟲洞中出現了侵略者,而且還是兩支不同陣營的侵略者。地球的命運將會如何?面對強大的敵人,人類又將如何抗爭?...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2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因為任天威的話,眾人心情稍微好一些。老爺子立馬讓下人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飯菜,招待於天揚他們。「天威啊,今天天揚回來,是個高興的日子。不如咱哥倆一定要不醉不歸!」戚雪柔生還的可能性,於天揚的回歸,讓戚寒天心情大好,對着任天威說到。任天威說到「大人,我…」還沒說完就被戚寒天打斷道「我都說過多少次了。私底下我們是兄弟,不用那麼官僚化,今天是家宴!趕緊的,陪我喝兩杯。」說罷,還故意板著臉。「好吧,寒天。可是也不能太過了,明早咱倆還要參加軍部的會議。」任天威也知道戚寒天的性子,只能無奈道。「是啊,這是家宴,你就不要太拘謹了!對了,魁星啊,你也坐下來吃飯。你們爺倆輔佐我們這爺倆也大半輩子了,我們都當你們是家裡人。」戚耀宗看着老管家說到。「老太爺,這…好吧。」老管家任魁星看着戚耀宗堅持的眼神,只得答應下來。回頭就瞪了自己不爭氣地兒子任天威一眼,竟然那麼沒規矩地直呼戚寒天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任天威神經大條,還是假裝不知道。竟無視老管家的怒目,讓於天揚看得直搖頭。
「對了,你們帶回來的青年是誰?」晚宴結束後,老爺子才想起來有這麼一個人,開口問道。「他叫越青玄,是個流氓!」戚茹雪怒道。老爺子聽後,皺起眉頭說到「那你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就在戚茹雪要將整個事件說明白時,只見一個侍衛快步進來,對着戚寒天說到「大人,門外有自稱越家的人要求見您!」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越家的人前來,一定是為了越青玄的事。老爺子點點頭,說到「那就請他們進來吧。」侍衛領命到了大門口,對着門外的人說到「好了,老爺同意見你們。」說完,衝著旁邊的侍衛點了點頭。另一名侍衛按下手中的開關,大門緩緩打開。一輛豪車開到戚家豪宅前停了下來,司機下車快速打開門。從裏面出來一個十分肥胖的中年男子,頂着個大光頭,嘴裏還叼着一直雪茄。他剛進門就讓所有人產生一個感覺——俗!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有錢似的,渾身上下穿金戴銀,光手上就許多大金戒指。當他掃到戚夫人時,嚴重閃過一絲猥褻的目光。剛好被於天揚發現,發出一聲冷哼。看到於天揚發現自己的行為,他不滿道「沒禮貌!讓你家大人出來說話,你算什麼…」然而話還沒說完,於天揚冰冷地眼神讓他將「東西」二字咽了下去。
「有什麼事么!」戚寒天的語氣讓人寒到哆嗦。剛才中年男人的眼神戚寒天早就發現了,沒爆發是因為戚耀宗的制止。這個死胖子居然敢那樣猥瑣地看自己老婆,他非要讓這死胖子脫一層皮不可。中年男人絲毫沒有覺悟,叫囂道「我叫越書淮,天都越家家主!你們戚家好大的威風,居然抓了我兒子!」天都越家?沒聽說過!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這胖子腦殼一定是壞了,居然敢來越家叫囂。「哦?是么?這麼說,你是來找抓你兒子的人算賬?」這個時候於天揚站了出來,冷笑道。這個胖子着實讓他看着不爽,明明沒有什麼實力,還不知死活。誰不知道天都四大家之一的戚家,那可是掌握了天都三分之一兵權的軍閥。要不是戚家一向以德服人,估計早就將這個胖子扔出去了。「是啊!快,把我兒子和兇手交出來!」一看戚家說話那麼和氣(他自己腦補的),他底氣就硬了起來,高傲地說到。「嘿,我這暴脾氣!看我抽不死…」任天威實在是氣得不行了,擼起袖子就打算教訓教訓這個胖子。卻被老爺子攔下了,皺着眉頭說到「你知道你兒子都幹了些什麼嗎?」雖然老爺子還沒從戚茹雪的口中知道真相,但單單從她口中那句流氓就猜出個大概。原本以為任天威要抽他,胖子表面沒什麼反應,心跳嚇得差點停止。看到他被老爺子攔住,膽子更大了一點,無比囂張地說到「我管我兒子做什麼事!反正他要做什麼都是對的!」
就當任天威又想開口罵人時,一股寒意讓他停了下來。不僅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寒意。只見於天揚眼中冷芒乍現,冷哼一聲,說到「那好啊!我就是把你兒子抓起來的人。不僅如此,我還揍了他,那又如何!」於天揚的話一下子就把越書淮給嗆到了。他用那顫抖的右手指着於天揚,惡狠狠地說到「你敢打我兒子!好好好,我一定要你付出…」突然越書淮覺得自己說不了話,他左手捂着自己的脖子,驚恐地發現好像有什麼東西扼住了自己的脖子。抬起頭才發現,從於天揚身上散發猶如實質一般地殺氣。原來是他的身體感受到了於天揚的殺氣,本能反應制止住他說話。於天揚露出一絲嘲弄,緩緩向他走來。越書淮現在只想逃離眼前這名青年,卻怎麼也動不了。在於天揚如同實質的殺氣下,他的身體連動都不敢動一下。於天揚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低下頭,把嘴巴到他右耳旁,冷哼道「哼!我不僅打你兒子,我還要打你,甚至殺了你都有可能!在我眼裡,你就是個肥一點的螞蟻,不足為懼!」說完,直起身子。就在這時,越書淮強大的殺氣撲面而來。「凡是擾我至親者,死!」於天揚的聲音猶如從九幽地獄中傳出。嚇得越書淮差點昏死過去,但那刺骨的語氣又將他折磨醒。說完,於天揚撤掉殺氣。越書淮這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氣,驚恐地看着於天揚。所有的殺氣都只對着越書淮一個人,其他人沒有任何波及。但究竟沙場的戚寒天等人卻十分驚訝,老者驚到「殺氣實質化!」這是很少人練成的,尤其於天揚還如此年輕。說句不好聽的,手上如果沒有沾染數千人的鮮血,是不可能練成的。看於天揚的樣子,好像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怎麼回事。不需要主動觸發,就能無意識的形成實質殺氣才是最可怕的。老爺子滿意地點了點頭;戚寒天和任天威相視而笑;戚茹雪眼中閃爍着崇拜的目光。
「你…你…你…」說了半天的你,越書淮還是沒說出下一句。「你什麼你!剛才不是很囂張么!我現在就告訴你,你兒子就是個大混蛋!」說完,戚茹雪就講她如何遇到越青玄,然後被調戲,最後被於天揚所救的過程都敘述出來。原來戚茹雪不想跟母親去參加上流社會的宴會,於是偷偷溜出來,誰知道在街上遇到了越青玄。對方非要死氣白咧地介紹自己,看到他那猥褻地眼神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怎料對方糾纏不休,直至最後撕破臉要動手。這時於天揚出現,才得以獲救。
「好了,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聽完戚茹雪的話,戚寒天的右手上已經凝結大量的寒氣。「你…你…你胡說!」終於,這回他說清楚了,激動地說到「你血口噴人!」所有人一副看白痴一樣的眼神。於天揚冷笑道「說這話,你自己信么?」也虧他有臉說出這話。一個大世家女子能拿自己的清白開玩笑?突然,於天揚說到「算了,你也別走了,留下來吧…」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這句話弄懵了,但他接下來那句話令所有人都寒膽「就沖你兒子那德行和你進門時的德行,我覺得讓你今天出不了這扇門是最好的結果,這樣會少很多受害者。最差也要留下那雙污穢的眼睛吧!」說完,還故意舉起左手做了個龍爪的動作。也許在別人聽來十分嚇人,但在戚茹雪的眼裡是那樣的霸道帥氣。她知道於天揚會這麼做,都是因為她。心中不僅不覺得發冷,還掠過一絲暖意。
現在越書淮心裏痛罵著越青玄,給他攤上這麼大的事。不過為了面子,他還是硬着頭皮說到「他只是說說,又沒真的那麼做,你們怎麼能又是打人又是抓人的呢!」說完這話他就後悔了,因為戚寒天已經接近暴走狀態。任誰的妻子和女兒被人欺辱能不生氣的?於天揚憐憫地看着越書淮,看來自己的舅舅是打算留下越家父子永遠「做客」了。真是的,心裏沒一點逼數么?現在正是亂世,最狠的還是拳頭,光有錢有什麼用?再說,比錢比底蘊也沒有戚家厲害呀!
就在這個僵持的時刻,下人跑來通報「老爺,銳創集團董事長王伯聞說前來拜訪。」這讓老爺子很意外,但出於禮貌還是讓下人帶王伯聞進來。一聽有外人,戚寒天也不得不暫時不動手。看到王伯聞的出現,越書淮像是抓到一顆救命稻草一般,說到「救我和我兒子,伯聞兄!」老爺子看向王伯聞,很明顯是等王伯聞的解釋。王伯聞說到「哦,我與越兄是在一個酒會上認識的。鄙人聽聞越兄祖上是幕月國皇族後裔十分仰慕,特有意結識。此後,我二人相談甚歡,並結為忘年交,以兄弟相稱。」在他解釋的時候,於天揚小聲地問戚寒天說到「舅舅,這咬文嚼字的老傢伙是誰?」戚寒天回答道「哦,他啊?這老傢伙叫王伯聞。是這幾年來異軍突起的王家上任家主,也是銳創集團的董事長。依靠他的商業帝國,成功擠入四大家族。不過若論底蘊,根本比不上其他三家,說白了就是一個暴發戶。」戚夫人看着沒正經的舅甥倆,無奈地搖了搖頭。
「請問王董事長前來戚家有什麼『重要』的事么?」此時,於天揚開口說道,尤其在「重要」兩字上加重音。王伯聞楞了一下,問到「戚老哥,這位是?」不虧是商人,才交談幾句連老哥都叫上了。老爺子剛要說,就被於天揚制止。嘴角上揚,笑道「我叫於天揚,和戚家於家都有關係!」於天揚也不隱瞞,順便說給越書淮聽。一聽和於家有關,越書淮立刻癱倒在地。他之所以敢來戚家鬧事,就因為他和於家一個旁支關係密切,覺得自己有於家做靠山。初來乍到的他只知道於戚兩家不和,卻不知道原由。現在一個和兩家都有關係的人,竟然是打自己兒子的兇手,那自己還在這裡硬撐什麼?與他的無知不同,王伯聞在聽到於天揚名字時,反覆輕聲念叨着「於天揚?姓於?和於戚兩家都有關係?難道是?!」他驚訝地看了於天揚一眼,很快冷靜下來,說到「沒想到居然是於家大少爺。一直傳聞你已經失蹤了,可為什麼在戚家?」於天揚隨意地說到「我是今天才到的天都。這不,我剛從奧格塞斯殺回來,總要清理完追兵再回天都吧!」他這隨意一說可把越書淮和王伯聞嚇到了。逃回來和殺回來是有本質的區別,後者根本沒什麼好說的,但前者就太彪悍了。「哼,就你這個毛頭小子!別開玩笑了!」越書淮看到於天揚那麼年輕,嗤之以鼻地冷笑道。
「哦,對了。我路上遇到一個叫皇甫傲雲的小子,順手救了他。估計他已經回天都了,你可以去問問。」話音剛落,所有人難以置信地大喊道「什麼!皇甫傲雲!」於天揚一臉古怪地看着他們,說到「是啊,怎麼了?」戚寒天回答道「皇甫傲雲來自於一個神秘的隱世家族。在戰爭爆發前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們,但在戰爭後,他們自發出來援救人類。從那時起我們才知道有這麼一個家族。」於天揚不解地問到「怎麼個神秘?」戚老爺子接過話,說到「據說他們是守龍人!」「守龍人?」這讓於天揚更加不明白。戚老爺子接着道「守龍人是從古至今守護華夏龍脈的守衛。很久以前就要穿着這麼一句話『得龍脈者,得天下!』。所謂的龍脈是什麼,除了得到龍脈的人和守龍人,就再也沒人知道龍脈的樣子。不過相傳,歷朝歷代一些實力強勁的皇帝都是因為得到龍脈兒昌盛的,因為得到龍脈就等於得到守龍人的庇護。這樣說來,你覺得守龍人是神秘而又強大的?」這個時候,於天揚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不對啊!真那麼厲害,也不用我來救啊!」戚老爺子沒好氣地看着於天揚說到「你是個另類!再說皇甫傲雲是年輕一輩的,比你都小一歲。撇開你這個怪胎…額,不對另類來說,擁有B級實力的他算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當說到怪胎時,老爺子看到老夫人不滿的表情後,立刻改口。既然於天揚能說出皇甫傲雲,就說明事情是真的。雖然事實令王伯聞很驚訝,但事實就是事實。這時於天揚突然對着王伯聞問了一句「王董事長,您到底來這裡有什麼事!」於天揚可不相信王伯聞只是來拜訪老爺子的,對於越青玄引起的事件,於天揚總覺得沒有表面上的那樣單純…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