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被敵人推上皇位
被敵人推上皇位

被敵人推上皇位夏天司馬蘭

標籤: 容瑾 被敵人推上皇位 都市 金仙
都市小說《被敵人推上皇位》,講述主角容瑾金仙的甜蜜故事,作者「夏天司馬蘭」傾心編著中,主要講述的是: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此時。
天狼大帝站起身來,沉聲道「大夏小王,用你大夏話來說,你就是初生之犢不怕虎!」
「今日,朕就讓你知道,朕的厲害!」
「讓你知道天狼騎兵的厲害!」
呼延朵兒有些着急的喊道「父皇,可你也不知道荒州坑王的厲害啊!」
「他很坑的。」
「你們小心點!」
天狼大帝了解自己的女兒,眉頭一皺「為何叫他坑王?」
呼延朵兒正欲說什麼?
夏天冷冷的道「呼延公主,若是你再敢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剝光,吊在這軍寨上。」
「咦」
呼延朵兒倒吸一口涼氣「我不說了!」
呼延菊花一臉討好的道「荒州王,本公主可什麼都沒有說!」
呼延朵兒「」
此時。
「啾啾啾」
大雕的叫聲,讓夏天抬起了頭,嘴角勾起一絲邪魅之笑。
這一次,他沒有安排高手伏殺天上大雕,因為天上的雕,有故事。
千里放雕歸,只為這一戰。
雕在天上飛過荒州軍寨,開始偵查軍寨後的軍情。
於是,大雕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投石機。
更看到軍寨後的李劍和他率領的一萬大軍,也看到這一萬大軍身邊密密麻麻的「野草人」。
這一次,李劍也只帶了一萬北軍入荒州。
各州兵馬,都是毫無戰力的老弱病殘,打打順風仗可以,遇到天狼精銳,估計就是望風而逃!
這樣的軍隊,與其帶入荒州亂軍心,亂荒州的防禦,還不如不進來。
更何況,荒州的秘密,現在還不到外泄的時候。
所以。
夏天和李劍讓戰士們割了野草,紮成了草人,立在李劍軍馬中,看起來無邊無際,陣勢強大。
這些草人,人站在近處能分辨,但雕之空中,卻難以分辨。
更何況,天上有「細作雕」。
這時。
「吱吱吱」
奇怪的訓雕聲出自李劍軍中。
那是十個綠髮瑪瑙族美人。
她們正美目望天,看着大雕,小嘴吹着奇怪的竹笛,吹出的聲音也很奇怪。
訓禽,她們都是高手。
上一次,活捉飛雕和銀狼後,最後一道程序就是送給瑪瑙族處理的。
這一次,瑪瑙族長送來的美人,就是又美又會訓禽的天才少女。
所以,夏天才沒有拒絕,直接將這十個瑪瑙族美人收入了軍中。
片刻後。
幾隻大雕飛回天狼大軍,落在天狼訓雕人的手臂上,將看到的情況,用特殊之法告之訓雕者。
訓雕人大驚,立即跪倒在天狼大帝面前「陛下,那軍寨後面,是漫山遍野的荒州軍。」
「數量不下十萬!」
「啾啾啾」
大雕吃掉訓雕人送過來的食物,又飛上了高空。
女官翻閱情報道「陛下,可能是大夏李劍的十萬大軍,就埋伏在軍寨後!」
天狼大帝一臉不屑「在平原上,李劍那個老匹夫的烏合之眾,就禁不住大軍的一個衝鋒。」
「在平原上,伏擊朕的天狼騎兵,除非兵馬比朕多幾倍。」
「大夏有嗎?」
「荒州有嗎?」
女官覺得如此莽撞的天狼大帝並不常見!
這,有些反常。
阿古雄鷹一臉猙獰的認同「陛下,臣願為前鋒,為我陛下攻城拔寨,一舉擊潰荒州軍。」
天狼大帝很是欣慰「好!既然你主動請纓,那朕就命你為天狼前鋒,率領阿古族兵五萬,攻破通道口的荒州軍寨!」
阿古雄鷹眉頭一皺「陛下,兩位公主還在軍寨上,要不要先派高手將公主救下來?」
天狼大帝頷首「當然要!」
「只是國師率領皇室六大宗師跟隨公主入荒州,現在都沒有音訊。」
「他們定然已經凶多吉少。」
「朕已經沒有宗師高手可用。」
「所以,朕命你阿古家族的五大族老出手,救出大公主和小公主,否則,朕就滅你滿門!」
阿古雄鷹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是!」
這時。
天狼大帝的黃金親衛營護着帝轎,撤往陰山通道兩邊,讓出巨大的通道,供阿古家族的族兵來到陣前。
阿古雄鷹跪地道「陛下,我們阿古家族真的對您忠心耿耿。」
天狼大帝似笑非笑「現在,就是證明你忠誠的時候了!」
「是!」
阿古雄鷹咬牙起身,翻身上馬「五大族老,隨軍而行,見機奪回大公主和小公主!」
「是!」
「嗚嗚嗚」
天狼大軍攻擊的獸角聲響徹陰山通道。
「殺啊!」
阿古雄鷹振臂一揮,率領五萬天狼騎兵開始慢慢衝鋒。
「轟轟轟」
萬馬奔騰,刀兵生寒光,戰爭已經起。
天狼女官看着從身前奔馳而過的阿古族兵道「陛下,你是想借用荒州王,消耗阿古家族的實力?」
天狼大帝站起身來,雙手後背,身形如同夏天一般挺拔「阿古家族太貪婪!」
「若是這樣下去,天狼第一家族之名,恐怕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的胃口!」
「所以,該讓他們上戰場了!」
「國師乃是天下少有的高手,能殺他的人不多,荒州內,一定有高手!」
「阿古族五大族老也是天下少有的宗師級高手,我就想看看他們會死在誰的手裡?」
「荒州的高手究竟是誰?」
女官一臉恍然大悟之色「陛下聖明!」
猛然。
天狼大帝想起女兒的忠告,細細品味,喃喃的道「荒州坑王是什麼意思?」
「很坑人的王?」
「還是會挖坑的王?」
荒州軍寨上。
夏天沉着的道「刀盾兵後撤,攻城弩準備!」
「是!」
刀盾兵提盾後撤,攻城弩推向前,巨箭生輝,宛若要嗜血。
呼延朵兒一臉遺憾「荒州王,若是兩國聯姻能夠消除這次戰爭,你願意嗎?」
夏天搖頭「不願意!」
「為什麼?」
「因為,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靠聯姻在談判桌上也得不到。」
「你父皇是一代雄主,他帶兵前來,就是為了踏平荒州,不可能因為看中本王就退兵!」
呼延朵兒銀髮飛舞,貝齒輕咬紅唇,美目直勾勾的看着夏天「若是你敗了還是用我做人質吧!」
「父皇心疼我,一定不會亂來的。」
呼延菊花不甘「姐後」「還有我!」
夏天眨了眨眼,有些搞不懂這兩姐妹的想法。
他認真的道「還未到那種絕境!」
「現在,本王就是要你父皇評估贏得這一仗的代價!」
他看着密密麻麻衝來的天狼騎兵,沉聲道「投石機,放!」
「攻城弩,射!」
「本王要他們未到軍寨前,死一半!」
「放!放!放!」
「射!射!射!」
荒州的戰爭機器已經開始瘋狂輸出。
「呼呼呼」
石彈從軍寨後飛天而起,如同飛蝗,密密麻麻,宛如滅世。
「嗖嗖嗖」
一支支攻城弩箭,如同出洞的惡蛟,閃着嗜血的寒光,撲向天狼騎兵。
天狼大帝猛然起身,眯起眼睛道「大夏小王,這可只是第一波攻擊,你可要頂住了!」
「可千萬不要讓朕失望啊!」
「朕,就想知道你有多坑?」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